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汉尼拔的养成日记(5)

第五章

血从他的内脏散发出一股腻味的甜。

汉尼拔感觉到杀害米莎的士兵,他的鲜血就挂在汉尼拔的舌尖,他的皮肉卡在汉尼拔的牙缝。可是,士兵仍然抱着米莎不松手,即使伤口从手臂蔓延到脸颊,他仍紧紧地抱着米莎。

“蓝眼睛”疯狂地踢着汉尼拔的后背,用手揪着衣领,将汉尼拔的耳垂捏至红肿变形。血灌进耳朵,在耳蜗中窜动,耳膜听到血沸腾的低语。

热滚滚的水会烫开猎物的皮肉,将白暂的肌肤变成透红的肉块。小鹿在浴盆里挣扎,大人分得肉,小孩分得骨头。

当他终于清醒时,他手里拿着米莎的牙齿。

现在,他选择的是拿起一把刀。

水晶吊灯在他的头上摇摇欲坠,三三两两的游客漫不经心地看着画,工作人员并没有出现,没有人发现汉尼拔拿起了那把武士刀。

原本稚嫩的双手早已因为劳作染上了战争的风霜,魄有力气的手臂即使拿着刀也不显吃力。他的手指顶上剑柄,四指包裹着,将剑放在腰间,准备随时拔刀。

绕过大厅,汉尼拔走进美术馆右翼的修复室。一滴滴的血迹点滴在画框上,他蹲下身,非常确定这血迹属于威尔。

他把剑拔出,将剑鞘轻放在地上,确定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四周沉静着,他的心中没有怒火,没有恐惧,没有不安,当然,他不认为自己是保有理智的,因为他清楚自己将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而他将会麻木冰冷地面对一切的后果。

汉尼拔跟随斑斑的血迹来到角落,一个庞然大物一中拿着修复美术品有的锤子,一只手紧紧地抓着那人的衣领。他瞄见地下有几个子弹留下的痕迹,多得令人心惊。密密麻麻的弹孔表示着枪械都没有对那个畜生造成一点伤害,现在赶出去叫帮手显然是不明智的,而汉尼拔也从未这样打算。

他与凶手隔着一层薄薄的帘子,白色的轻纱绣着蕾丝,帘子的边缘也沾上了点点血迹。他举起刀,靠近了帘子。威尔的脸已经被血覆盖,躺在地上挣扎着,右手腕已经被拉至脱臼,扭曲地歪到在一旁。

那头猛兽将锤子紧握着,耀武扬威地挥动着,汉尼拔也高举着刀,蓄势待发。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野兽凭着狩猎的野性,突然转身攻击。汉尼拔也没有丝毫犹豫,将手中的刀对着腰间劈去。

铁锤打在刀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汉尼拔的手腕震了震,缓缓地往后退。偷袭的优势如今已经完全逝去,他与野兽面对面搏斗的时刻被迫到来。

帘子已经被暴力地扯破,威尔的情况更加明朗地展示在汉尼拔眼前。他尝试不要注意满地的鲜血,而是专注眼前的战斗。

转眼之间,敌人就已经近在眼前,刀也不甘示弱地挥舞着,有些留在他健硕的肌肉上,有些已经被锤子抵消了。野兽唯一的优点就是将一切的事物都奉上以求生存,这让他们无所畏惧。汉尼拔希望他无所畏惧。

一头孤狼在胶着的战况优美地脱颖而出。汉尼拔看见威尔颤抖的右手拿起跌在地上的枪,毫不犹豫地对准敌人的头颅。他弯下腰,闪过一次攻击。枪声适时地响起。

子弹险险打中右肩,威尔颤抖的手瞄不准猎物,血渗进他的瞳孔,视线已经模糊不清。他用尽全身的力扑上去,用枪托击打着敌人的鼻梁和双眼。汉尼拔再次举起剑,在敌人的肚子划了一个X字型。肠子被拉出的剑扯了出来,三个人都血肉模糊。

两人都累瘫在地上,如释重负地喘了一口气。威尔转过头,面对着汉尼拔。从他的瞳孔看出去,汉尼拔是红色的。

“我们要想想该如何向杰克解释了。”



汉尼拔躺在威尔的臂弯中,后背披着厚实保暖的毛毯。两个人的脸在刚才都被贝弗利用抹布狠狠地擦了一遍,到现在还是湿嗒嗒的。对此贝弗利表示:你们就装吧。

两个人都适时地摆出一脸严肃的表情,就像一个普通人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会有的。杰克有时颇为担心地望过来,而警察则陆陆续续地把疑似凶器的刀具搬出来让法医进行对比,虽然在修复室能搜查到的证据微乎其微,可是袭警这一个罪名也够大了。哦,对了。估计他也爬不起来了请一个好律师了。

威尔的嘴角简直忍不住想要冷笑一声,也许他之前对于杀害那个罪犯抱有一丝犹豫,可是当他看到汉尼拔受到伤害时,想要守护汉尼拔的心占了上风。

“你还好吗?”汉尼拔唯唯诺诺地说到,这是汉尼拔遇见威尔之后第一句完整的话语,也是继告别米莎之后。

“嗯。”威尔梳理着少年的金发,他明白这有些不正常,对于汉尼拔的行为。依赖与残忍在少年之间互相转换,让人不经怀疑这个孩子的天性。可是他相信,汉尼拔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谢谢。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汉尼拔小声地说到,然后继续埋头在他的避风港中。

威尔想着明明他才是应该感谢汉尼拔带给他的一切。

黑夜让残酷和血腥埋在黑暗中,月亮照不进来,两个在黑暗的人互相依偎。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