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Hungry

囚禁有,饥饿有

威尔侧躺在床上,一会儿伸直了腰,一会儿又痛苦的缩起来。胃袋沉甸甸地绞着他所有的肌肉,一股酸涩的味道在身体各处散发着。他感觉胃酸在他的咽喉冒泡,哽在哪儿,不上不下。他不停地搓揉着颈项,口腔早已因为过度缺水而分泌不出任何唾液,这时他反倒希望能吐出一些东西,好让口腔不那么干燥。

他用力地咳了咳,得到的只是上颚的疼痛和再一次的胃疼。酸涩感逐渐从腹中延伸至他的大脑,眼睛。他的眼角沉重而酸涩,瞳孔湿润,眼皮快要无法张开。他从未知道,饥饿会让人如此的脆弱。

幼年时的贫穷其实也让他经历过不少饥饿,可是没有一次来得如此绝望。他手指试图抓着被单,寻找着一个依附点。可是手指的关节已脆弱到每一个动作都咔哒作响,双眼出现叠影,失焦,朦胧。

窗外隐隐约约有着雨声,他的耳朵出现耳鸣,双脚虚软无力。已经没有办法思考每个动作的必要意义,已经不想知道活着的希望。

挣扎着爬向窗口,雨打在玻璃的模糊对他来说已无差别。他紧紧地摸着窗框,铁制的框勒进他的手指。他用力地按下,仿佛希望这个动作能让他就此死去,或是划破他的手,好让他尝到鲜血的味道。

闪电似乎让整个房间为之颤抖。一声声的闷雷在威尔的脑中造成冲击波,让神经线逐渐地麻木。他将头靠在窗口上,微垂着,双膝瘫软在地,手指是垂死般的挣扎。

他想象着汉尼拔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像是祈求着什么,冀望着什么。脆弱得仿佛一只茶杯,只是,或许早已碎裂。

他感觉到楼梯的震动,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爬回床上。门打开了,死神在他的身旁游荡,抬起他的下巴。一股血腥味进入他的口腔。

他的胃对许久未见的食物展现了排斥。并未嚼碎的肉块从胃里再次呕了出来,喉咙的酸涩再次蔓延之口腔。他捂着肚子,额头抵在地上,无法抑制地哭了起来。

哽咽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像个小孩子似的,汉尼拔轻轻地拭擦他嘴角旁的呕吐物,吻了他的额头。

生肉满满地被灌进嘴里,他觉得自己忘了如何咀嚼,也不想知道他到底吃着什么。

猪,鸡,鸭,羊,牛,鹅,人,抑或是自己的灵魂。





你知道让一个吃货挨饿会让她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吗┬─┬ノ( º _ ºノ)



胃……好疼,摔不起桌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