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专属托尼•史塔克的三个……不,是四个项圈

一发完甜饼
OOC有
完全不知道意义何在的日常
副cp:绿寡

托尼•史塔克是一个走在时尚前沿的宠儿,他引领潮流。也就是说,即使是哪一天他发神经,穿一件粉红色兔子卫衣走上街都会有人争相模仿,维密都会为此举办一个相关主题的发布会。

可是另一位复仇者联盟领袖 ——史蒂夫•罗杰斯的品味,据某匿名退伍军人和前神盾女特工线报,除了军装和制服以外根本一无是处,他连西装都能穿出复古感,领带也是一成不变的黑色。虽然如此,史蒂夫对于现代潮流也是敬谢不敏,越来越少的布料和大胆鲜艳的色彩对一个老年人来说都太过了,不,连坐在咖啡厅的老头子都会对穿迷你裙的女生吹口哨而不是义正言辞地教训她们要穿多一点。

倒不是说史蒂夫对自己队友的衣着有多少不满,哪怕黑寡妇的制服贴身到不行,钢铁侠的配色多么闪瞎眼睛,他最多只是皱皱眉头表达不满,从来没有说出口,除了这一次。

“你脖子戴着的是什么?”史蒂夫对着托尼,一脸错愕地看着身穿黑色衬衫的花花公子。嗯,虽然领子敞开的程度有点过分,但也不是不能接受,可最重要的是,那紧贴环绕在脖子上的黑色布料是什么,新款的蝴蝶领结?!!

“项圈,老冰棍。”托尼吹了个口哨,“史塔克将要引领新的潮流。”

如果托尼不把注意力放在潇洒自如地转车钥匙的话,他就应该会注意到美国队长越发紧握的拳头和微微颤抖的双脚。

“你是出于自由意志戴上这件东西的吗?!!”

老天保佑,只要托尼露出一点不正常的表情,史蒂夫都会冲去拿他的老姑娘,为了防止托尼是在反派的胁迫下戴上这个东西,上面说不定有微型炸弹,不能随意拆除的那种,否则这不能解释为什么托尼要戴上一个缚具。

“不然呢?”

托尼有点迷茫了,史蒂夫摆出一幅看到红骷颅的表情,严肃到可怕。他踢了踢在刚才发动特工•隐身技能的克林顿,仰起下巴,有点犹豫的问道:“小鸟,这东西很难看吗?”

克林顿从手机抬起头,无所谓地说了一句:“简约大方,挺好看的。”

“噢那就好。”

当托尼蹦蹦跳跳地走向他的兰博基尼时,克林顿用同情的眼神看着目瞪口呆的史蒂夫。

“队长,那是潮流。”

对,怎么可能不是那该死的潮流,四十年代也一度流行过大腿舞,史蒂夫努力说服自己,该死的那不过是一个项圈而已。

没有到明天,史蒂夫就坐不住了。过了门禁时间回来的托尼(这是我的大厦,从来没有可笑的门禁时间!)在沙发上被迫面对队长的好好谈谈,像一个十七岁夜归的叛逆少年。

“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标准叛逆少年的台词。

“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只是想对你的仪容提出一些意见。”

“我的品位是哪里惹得你这个四十年代老头的不满啦!噢,应该是全部了!全身上下都惹到你不开心的那种!”

“请冷静下来,钢铁侠。”

史蒂夫双手抱住他起码有E的大胸,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起来。这无形中给托尼带来了一点压迫感,嗯,诱惑力的那种,于是在美国队长的小小心机下,托尼•十七岁•史塔克总算乖乖坐了下来。

“我想说的是,你的脖子……”

“你是说这个?”托尼把纯黑色的项圈拿下来,发现到自己脖子上有一丝红痕,大概是勒得太紧了吧。可由于布料质地柔软的关系,红痕在他拿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慢慢地消退。

“不过就是尺寸买错了,下次我买的时候注意点儿就是了。”

“还有下次吗!!!”

托尼被史蒂夫突然拔高的音量吓了一大跳,连在送水的笨笨都吓得抖了一下(不负众望地把咖啡倒在地板上)。他用了大概,0.01秒左右反应过来,然后像是发现新元素一样展开一抹灿烂的笑容。

“你很在意这个,是吗?”

史蒂夫咳了咳,默默地把眼神移向倒在地上的咖啡。托尼发誓他看到史蒂夫的脖子也染上了一层红色,配合上那持续紧绷的肌肉简直让他直飚鼻血。不过没关系,很快他就能扳回一城了。

“看,这是新的项圈~”

“噗——”

娜塔莎用优美的身姿躲过了史蒂夫的果汁攻击,继续吃着她的蔬菜沙拉。而史蒂夫……他现在大脑大概是在冰封状态,北冰洋的冰也冻住了他所有表情和动作。

只见托尼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黑马甲,一条黑底银边的项圈交叉扣在颈项。比起昨天较紧的贴身项圈,这个新项圈的设计更为大胆,右边一条过长的丝带直直垂落到托尼的胸口下,蓝色的反应堆让丝带有一种特殊的美感。

“不得不说你也太大胆了。”娜塔莎挑眉说到,然后拿起托尼项圈上垂落的丝带。托尼俯下身撑在饭桌上,而娜塔莎微微地抬起下巴。

不是史蒂夫想歪,那看起来真的像某些禁忌游戏,他必须打电话给布鲁斯,现在立刻马上,当然也可以叫布鲁斯顺便检查一下他身体,因为他的心跳正因为某些不明原因呈四倍速度在跳。大概是因为太生气了吧,一定是的。

托尼对着他勾起了一个笑容,把丝带从娜塔莎手里抽出来随意地转动。布料在他的手指头之间穿梭,像是一只因为短暂自由而洋洋得意的小猫。

“你看起来真的很在乎这个。”

“才不!”史蒂夫低吼着回应。

一回生二回熟,照理来说,第三次史蒂夫已经能见怪不怪,但托尼•史塔克是何许人也,他总能不断刷新好好先生的下限。

这次的项圈比起之前的设计只能说是普通,同样是黑色的布料镶上金色的扣子,不一样的则是那个项圈多了一个小装饰,史蒂夫的盾牌。

做为能够面不改色地签粉丝递上来的黑历史照片的美国队长,照理来说对他自己的相关周边应该都免疫了。但是,史蒂夫忍不住把视线黏在了托尼的脖子上。精致的小盾牌是垂挂在脖子上,离锁骨有那么一段距离,可偏银色的涂装衬托出托尼的肤色,让人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他的胸口。

托尼是负责为他盾牌升级的人,所以想必也很清楚他盾牌所有的细节,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史蒂夫看到那小装饰的同时就有那么强烈的感觉,那个就是缩小版的盾牌,被他天天领在手上,挥动自如的老姑娘。

“你看你看!”托尼冲过来,一脸兴奋地注视史蒂夫的双眼。而这位天才甚至太过专注,以至于不小心用力地拉扯到盾牌,贴身的项圈一勒,让他自己发出窒息的闷哼。

“这东西有够粗暴的。”矮个子的富豪双手捧起项圈,左右转动。微抬起的下巴让史蒂夫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到那过长的睫毛。

“你觉得怎么样了?怎么不说话呀~”托尼的眼睫毛就这样眨呀眨,一脸俏皮的样子让史蒂夫红了脸。他还用手转动着小小盾牌,调皮的动作只差点铃铛声,就活脱脱是只傲娇的小猫。

最后他跑了。

嗯,就这样跑了。

背景bgm是托尼毁天灭地的笑声。

当托尼在大厦里第三次大肆宣传美国队长被新时代的项圈吓退时,黑寡妇拍拍他的肩膀,默默指着站在他后面的当事人。

被捉包的托尼眼神漂移在他的脚尖和地板上,一脸不愿意认错的样子。娜塔莎静悄悄地退场,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我告诉你,这是事实!你……”

“我有一个礼物想送你。”

被打断的托尼顿了顿。这家伙该不会就因为自己说了他的坏话而送他一盾牌吧!要不要考虑召唤盔甲!贾维斯快救救你爸爸啊!

“只是个普通的礼物。”

当托尼脑内小剧场在光速转动时,史蒂夫凑上前,双臂环绕着他。然后,塔的一声,一个纯银色的项圈就扣在他的颈上。与之前的黑色不同,这个项圈呈一个细细的圆环,宽松得环绕在颈部,虽不至于大得能从头摘下来,也不至于紧得会留下一些痕迹。

“这古典货可不能算是个新潮流项圈~”托尼为危机解除吹了一声口哨,手指摸着冰冷的银环,似乎对这个礼物也不是那么不满意。

“它的确是个好项圈,托尼。”史蒂夫挑着眉说到,紧紧抓着托尼的肩膀,预防他为等下的话落荒而逃。

“它有一个项圈必备的功能。”史蒂夫的手指轻轻地勾起项圈,将托尼拉近自己。托尼一个踉跄,跌进了美国队长的大胸前,所以没有看到史蒂夫嘴角勾起的弧度。

“它是锁着的。”

史蒂夫摸着项圈温柔地说道。

彩蛋:

过后史蒂夫为托尼换了另外一种项圈,同样有束缚作用,但……嗯,比较小个。比如戒指什么的。


本文灵感来自我和爷爷的日常对话(对,我知道这一点也不浪漫(・´з`・)

评论(14)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