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汉尼拔的养成日记7(下)

画展很成功,大批的人涌进了不大的美术馆,外地人频密出现在镇上,到处是乱哄哄的吵闹声。

汉尼拔被批准休假几天,哪怕人手并不充足。即便如此,他仍是天天来到美术馆,看着画作。这里大部分都是血淋淋的耶稣受难图和少量的风景画。人们大多聚集在那堆宗教画欣赏着,只有少数抱着所有权申请文件的人徘徊在孤寂的风景画前。

在第二天,汉尼拔就发现一名男子。逗留在《叹息桥》前的人不多,连着两天来看这幅画的更是只有这一位。那名男士身穿着紧绷的西装,肩膀窄小,像是一名无害的英国佬。他不停地看着这幅画,眼神穿刺在画布上,直到一名临时工作人员来询问。

“这幅画是临摹的吗?”他拉低他的霍母堡毡帽,小声地询问。

“据我们的鉴定是真品。”

“我并没有看到这幅画出现在名单里,可是宣传单上却有这幅画的名字。”

“画已经被认领了。”工作人员不耐烦地跺跺脚,显然他对于这个既定的结果没有解释的兴趣。

“帮个忙,如果可以的话,帮我联络这个所有者,我是亚历克•得莱比卢克斯,一名商人。而我知道另一幅画的下落。如果那个人有兴趣的话可以联系我。”那名男子匆匆塞了几张钞票给那名员工,员工瘪了瘪嘴,把钞票塞进口袋里。

“最后,我可以再问多一个问题吗?。”他又打开他的钱包,半露出了里面的钞票。并没有太曝露,但足够那名员工看到里面的巨额。

“这幅画的所有者是谁?”

“莱克特,汉尼拔•莱克特。”




他并没有去找汉尼拔。相反地,是汉尼拔去找他,虽然没有露面就是了。

得莱比卢克斯穿过小巷,来的了利特画廊。汉尼拔认识这里的老板,利特,一个十分精明的商人。日本的小玩意在这里很吸引人,汉尼拔曾经为了生计在这里卖过几幅日本画。不过全部都是匿名的,按利特的要求,他不希望客人知道这些作品来自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

利特画廊前面搭起了一个小棚,一些色彩斑斓的画作靠在窗上,吸引着游客的目光。汉尼拔在得莱比卢克斯进去后,将自己隐匿在一幅瓜尔迪*的画作前。

“利特,好久不见。”

一阵喧寒声响起,看起来这位商人与着利特有着良好的交情。厚实的墙壁阻隔了大部分的声音。这里有一部分的收藏品是黑货,利特那个精明的人才不会那么容易让人有偷听的机会。

谈话很短,十分钟后得莱比卢克斯就出来了。等到他消失在街道的角落,汉尼拔立刻走进利特画廊。

“我很确定你这次不是要来卖画的。”

利特挑起眉,长年不晒太阳让他的皮肤像是石灰一样的灰白色,在幽暗的环境里像是一个僵尸。

“你知道前一位先生的客户吗?”

“你就那么确定不是他本人要买?”

“从他的西装价格来看,他并不是有能力玩收藏品的人。”

“还真是毒舌啊,不过你说对了,他是个中介商。而我是不会随意透露客户信息的。”

“只是不会随意透露。”

汉尼拔很好地抓住了利特的重点。利特的双眼露出贪狼一样的目光,汉尼拔惊讶地发觉自己早已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习以为常。

“三幅日本画,像往常一样不署名。”

“给我两个月的时间。”

“成交。”

利特笑眯眯地拿出一张纸条,写上了卡济斯•波维克的名字。

汉尼拔把纸条塞进风衣后,匆匆地离开了。

瓜尔迪-意大利画家,印象主义先驱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