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汉尼拔的养成日记7-(上)

最终汉尼拔说服威尔在美术馆当学徒。

他在哪里工作了一年半,日子有点枯燥乏味可是非常开心。汉尼拔可以花上几个小时埋头于美术史和画布而不会有人打扰。修复的工作不常有,这里的画作在大多数一成不变地摆在原地,鲜有人会仔细欣赏,除了举办特殊活动的时刻。

你一定是和画展特别有缘分,威尔这样对汉尼拔说到。

“《叹息桥》,贝尔纳多•贝洛托,三十六厘米乘三十厘米,木板油画。”

听到这个名字时,汉尼拔楞了一下。

馆长又举办了一次活动,他依赖交情,从慕尼黑收藏站带来的。都是一些失窃的文物,举办这场画展是为了找到合法所有人。

待馆长把一幅幅画点算并搬运好时,汉尼拔走上前,礼貌地询问是否能够近距离观察刚才那幅画。

“那幅《叹息桥》有什么不对吗?”

“我只是需要确定画框的背面是否有一个用粉笔勾出来的婴儿手印。”

沉默围绕着办公室,馆长的眼神直直勾着汉尼拔的脸。汉尼拔低垂着头,发丝掉落在额上,眼神是暗沉的红。

馆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带到收藏室。

“这些都是在战争中的失窃品,那些士兵掠夺,毁坏,把艺术当成货物出售。我说不清到底希不希望这幅画是你的,如果是的话,那会很残忍。”

“那可能是我童年的回忆。”

“不是每个童年回忆都是美好的。”

打开门,馆长戴起来手套,小心翼翼地将画作翻面。一块用粉笔勾勒出的印记在画框的下方,大部分都已经被蹭掉了,只剩下拇指和和食指,用玻璃纸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

“你知道这是谁的手印吗?”

“知道。”汉尼拔的眼睛湿润,玻璃纸在水的折射下散发彩虹般的光芒。

“那是米莎的。”


威尔买了一杯茶来到美术馆。他坐在汉尼拔的身侧,树叶的影子飘动在台阶上和汉尼拔的后脑勺。

他小啜了一口为汉尼拔准备的茶,再将纸杯放在汉尼拔的耳旁。左耳很快变得通红,汉尼拔忍不住从双膝上抬起头,制止了威尔的作弄。

“那幅画曾摆在母亲的缝纫室里,有另一幅画跟它是一对的。八岁的时候,楼上粉刷墙壁,这幅画还有另外一幅挪到了长沙发上 用单子盖上了。米莎和我钻到单子下面,我拿出一只粉笔在米莎的手掌周围描了一圈,这样魔鬼看不见我们了。父母很生气,但是画完好无损,我想最后他们觉得这个行为比较好笑。”

“确实很好笑,我还以为你小时候就已经老旧古板,没有一刻是淘气的那种小大人。我是说天啊你甚至在六岁的时候看欧几里德。”

“我就不该告诉你这件事的。”汉尼拔几乎破涕为笑了。“我想要拿回这幅画。”

“那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和手续。”

“所以我必须用心祈求你帮帮忙咯。”

“一个有警察家长的好处。”

最终这幅画还是展出了,这算是对馆长的报答,他答应为汉尼拔向文物、美术与历史档案联合委员会提出申请,早日举办相关的听证会。这可以省去很多的时间,至少几年。展出之前,馆长和汉尼拔在办公室谈了一个下午

“这幅画有另一个配对。”

“嗯,是由卡纳莱托画的,两位作家都是在同一天画,那也是属于莱克特家族的。”

“而这幅画目前被私人收藏家保管,档案是封闭的。我必须提醒的是这两幅画一起售卖价格将会翻上四倍。”

汉尼拔皱了皱眉,似乎有点迷惘。

“这幅画的展出会吸引许多收藏者,包括拥有卡纳莱托的那个收藏家。我不确定你该怎么应对,也许你应该和格雷厄姆警官讨论一下,准备打一场长久官司什么的。”

“那幅画属于我家的。”

“可是说不定当事者也花钱买了,并不知道那个是脏物。这些作品在富人手上辗转腾挪,他们有的是钱。而委员会的管理只能用极度没有效率来形容,条约不停改变,多数被政府局势牵着鼻子走。”

馆长脱下眼镜仔细地拭擦,他眼角新增的皱纹让他看起来老了几岁。汉尼拔知道,他是真心实意想要帮助自己,只是有点力不从心。

“我不在乎我付出多少。”馆长似乎看透了汉尼拔的想法。“我在乎的是,你该怎样面对这些事情,这个世界是残忍的,超乎你的想象,这是我埋头在艺术的原因。并不高尚的理由。”

他站起来,驼起来的背让他看起来和汉尼拔一样高。最终,长辈拍拍少年的肩头,走出了这个房间,结束这场谈话。

假期了,尝试日更。不过偶尔也会偷懒分上下发啦阿哈哈哈哈哈
以及正剧已经开始
我把汉尼拔崛起中段的剧情搬过来,看过原著的人可以猜到一半的剧情走向,一半而已哟~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