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汉尼拔的养成日记(番外)

跟正文差了一万八千里的文风,可以当成单独一篇来看吧

番外(1)Rain

威尔辗转在床上,水滴打在窗框上,小小的声音回荡在客房中。

温斯顿舔着他垂下的手,他的手摸着它湿软的鼻子,滴滴答答,敲出一小段沉闷的响声。他想象着这能算得上一首不入流的小舞曲。

门的手把发出生锈的运作声,汉尼拔走了进来,灰色的玻璃有他的倒影,整齐而挺立,在灰色的雨中更显修长。

威尔有点困窘地拉扯着裤带,薄薄的被单凸显出他的身形,几乎只能勉强盖着他的小腹。他没有穿上衣,染血的上衣被随意丢弃在某个角落。他不记得了,以前没有必要记得的。这样想着他内心就忍不住开始谴责自己,他感谢汉尼拔的到来,为他做出一点改变又如何。

他不安地拉起了被,害怕汉尼拔看透他的想法。充满罪恶,自私且无助。他陷入了无法给汉尼拔一个家的迷茫,手搔刮着肚脐,硬茧将肚子上的软肉摩擦到生疼,他努力忍着揉捏的动作,这个动作太大了,汉尼拔如果看的了会怎么办。

少年坐在他的床铺旁,床垫陷了下去,老旧的弹簧发出蹦跳声,床单被拉扯着,床角凸起来的布料骚弄着威尔的脚掌。

一股凉气从脚板升起,被单已经被他拉到胸前,两个脚趾头露在外面,冷得发红。他的眼角也很疼,像是用力扯过的皮肉浇上冷水,生理性的眼泪模糊了他的双眼。

汉尼拔递了一个马克杯给他,上面是一只黄金猎犬的图案,里面的水却是粽黄色的,几块和狗狗皮毛颜色一样的黄色姜块浮沉着,发出滚滚的热气。

“是烟太刺眼了吗,我看你哭了。”

说完,他轻轻地吹着热烟,水雾吹到木床上,一块深色的痕迹不太明显地出现在床头的木板。

他看到汉尼拔的手指上有蓝色的痕迹,深入进指缝,像是一条蓝色的血管。如果蓝色的血管在汉尼拔的皮肤里跳动着该会是怎样,他想着蓝色的血撒在地上,就犹如一个夜空。

“我在画着雨,你想要看吗?”威尔终于接过了杯子,注意到蓝色沾染到了杯子上。水彩染料,他还认得出,不知道汉尼拔从哪里找出来的。

他小啜了一口姜茶,辣从喉头蔓延到上颚,像酒一样。他的眼神像喝了酒一样清明,鼻子嗅到虫类尸体的味道。雨水的气味从发霉的墙壁透出来,带来一阵郁闷的感觉。一只金蝉附着在玻璃上,前肢抖落着雨水,试图从边框钻进去。

“我以为你昨晚不在?”汉尼拔的声音像蝉的翅膀打在玻璃上,模模糊糊的,可又不是那么不清晰。他的理智被短暂拉了回来,可是眼神还是集中在已经跌下水坑的蝉,像一只狗一样,只懂得把脚无规则地前后摆动。

“我不想吵到你,就没上楼了。”骗人,明明是自己比较想闻着狗狗的味道睡觉,明明是太累了意识不到家中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他应该像一个父亲一样在晚归的时候看一下熟睡的孩子,在孩子的额头落下轻吻。他的父亲也有这样做过,他不是个好父亲,可是他有这样做过。

姜块入侵了他的脑袋,分开了像浆糊一般纠结的思绪。他半起身,让被单滑落在裤子上,胸膛承受着一丝丝的冷意,他下意识地搓了搓手臂。

“告诉我这不是一场梦。”这句天真烂漫的话语在吐出的一瞬间就后悔了,可是威尔听不下来,就好像蝉滑动的双脚一样,挣扎着停不下来。“一个下雨天,一杯姜茶,还有一个有着蓝指甲的少年,像一个孤单的单身汉会做的梦吗?”

他感觉胃在抽搐,饥饿感提醒着他正在做着无法挽回的事。威尔把脚缩起来,把玩着脚趾。修剪不齐的指甲插进脚的皮肉层。先是紧压一下,一个弯月形的指印就留在脚上,然后慢慢地弹起消失不见。他不停地重复着这个动作,低着头,希望汉尼拔忘记这回事。

少年默默地收起杯子,简单地道了一句安就消失了。

所以一定是梦吧。他回到与父亲同住的小屋,木板咿咿呀呀的声音像是把手转动的声音。陷入回忆的时候一个人走了,回忆嘲笑着安慰他。

他是你的谁?

这是一道威尔不愿意面对的问题。狗狗呢?狗狗呢?狗狗会随梦走掉吗?

远方响起了笛子的声音,他像个迷茫的小孩跟着走,相信吹笛手带他前往乐园。

打开窗户,一只蝉在水坑中挣扎死去,它的脚还在滑。雨没有停,水淋湿了他的裤子,黏腻腻地沾在腿上,等下又要换衣了。

他捏起小虫,壳崩裂的声音清脆响亮,声波麻痹了他的手臂,他赶紧把虫仍了出去。蝉的尸体随着流动的水划走,一支断肢还在水坑中挣扎。

一个毛巾静悄悄地盖在他的头上,棉质的布料吸了水更沉重了,像一块石头压在他的头颅。毛巾在他的头发上揉擦,他用脚趾扯着滴水的裤脚,希望汉尼拔不会连换裤子都要帮他做。

“对不起。”哽咽的声音让耳朵敏感地动了动。威尔以为那是他说的话,结果不是。

他的眼泪滑落,像是梦醒了一般。热度随着火辣的眼眶盘旋在他的骚动的脚趾头上。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