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汉尼拔的养成日记(3)

第三章

汉尼拔拿着一本惠更斯的《光论》坐在充满污渍的长凳上。

这个市镇的警局意外地规模庞大,市井小偷到战争罪犯都集中在这里,充满着汗渍和枪油的气味。窗口外的光被灰蒙蒙的玻璃挡住了去路,油腻的污渍在框架的边缘形成厚厚的黑色。

抽风机就在汉尼拔的右上方,连同威尔的办公桌也是。可是一个上午,威尔在这个桌子前待上的时间也没有三十分钟。年老的抽风机运作的声音也盖不了周围碎碎念的咒骂声。嫌疑犯和受害者在这里只隔着一扇门的距离,哀怨的,不耐烦的,他们的味道在汉尼拔的鼻翼中诡异地一致。

审讯室发出了桌椅碰撞的巨响,整个警局的人却都习以为常。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汉尼拔的手敲打着书页,压抑不住探头的冲动。

“每个警察都有惯用的逼供方式,不论你相不相信威尔算得上是我们这里最温和的一个。”

贝弗利转过头,手指轻快地转着笔,满意地看着汉尼拔露出疑惑的神色。

“翻桌子做出噪音只是为了让嫌犯明白自己的立场,在这个小房间里到底谁是主宰,当然对于受害者,证人来说又是不同的询问方法,警察是要具有相当弹性才能胜任的工作呢。”

可是威尔并不像八面玲珑的人,汉尼拔想,却还是很有礼貌地点头对贝弗利的解答表示感谢。

贝弗利似乎被这个小家伙逗笑了,当她伸出手,打算再做些什么事时,门突然被用力地撞开。

“哇哦,不跟你聊了,督察来了,小心点。”

贝弗利敏锐地察觉到督察的出现,赶紧把笔尖的位置规规矩矩地放在白纸上,假装在写着什么东西。

他抬头,一名穿着贴身西服的壮硕黑人走了进来。他没有拿下头上的帽子,只是匆匆瞄过办公室一眼,就大步地走向威尔所在的审讯室。

“滚出去!”门没锁,督察轻易地走了进去,打开们然后吼叫着。几乎所有的人都缩了缩肩膀,贝弗利马上对汉尼拔办出了一个鬼脸。

嫌疑犯灰溜溜地走出来,吉米为他套上了手铐,然后拖着他走了。

“我需要你的帮忙。”汉尼拔不需要支起耳朵来细听,门开着,所有的对话毫无遮掩。

“为什么,杰克。我记得你哪儿不是新进了一个什么测谎机吗?据说挺有用的不是。”汉尼拔听到了威尔口袋的摩擦声,警察应该是疲惫地戴上眼镜。

“这个东西只适合在有被测人士的情况下,目前我们没有任何的嫌疑犯。”

“所以当初就不应该把经费花在那种东西身上,你大可以提高一些福利还是该死的多请几个人。”

“它在某种程度上提高效率!”

“这个仪器对于一些稍有自控能力的罪犯根本毫无作用!”

“所以呢?!难道你以为你能靠着他们嘴角的抽动还是眼神的情绪就感应到他们的罪行吗!需要我提醒你,观察和直觉这种东西在法庭上才是真正地毫无作用!”

“那我为什么还要跟你去。”威尔尝试平静地说到,试图避免将这场针锋相对的讨论变成争吵,杰克也是。

杰克没有回答威尔的问题,也许他把这归类为威尔抱怨性的喃喃自语。一张调查报告被大力抛在警察的怀中,威尔被迫接了过去。

当杰克虎虎生威地离开时 ,威尔将文件抛出审讯室,让文件躺在充满灰尘的地板上,没有人敢拿起来。

接近放工时间时,吉米在众人推挤的目光下把资料夹捡起来,眼睛快速地翻看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摆在威尔的办公桌上。等威尔完成他所有事情,终于好好坐在椅子上休息时,吉米出现,并且以机关枪一般的速度快速讲解案情。

“一名三十一岁男子的尸体在市立美术馆被发现。死因是窒息,没有任何搏斗或药物痕迹。之所以排除自杀原因是……”

吉米顿了顿,然后一脸“你懂得”的表情,把报告塞在汉尼拔怀中,然后光速逃跑。

汉尼拔手中的《光论》险跌下去,威尔眼明手快地扶了起来,帮汉尼拔拿着厚重的书本。

“加班时间到,走了。”

汉尼拔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报告,礼貌地和所有员工挥了挥手。

威尔驾驶着马修的德拉哈耶汽车,与汉尼拔抵达了犯罪现场。市里美术馆在黄昏下散发着文艺复兴时的光辉,像是中世纪庄园里的别院,严肃的圆柱和几何图形的窗口有着罗马式建筑的美。

“你可以选择待在车上待着还是下去配我面对讨人厌的督察。”

威尔在距离美术馆的不远处停车,望着窗口外的景色。汉尼拔以打开车门的动作表示了他的决心。

“可以,进去的时候低着头,靠着我,别让那群像苍蝇的小报记者拍到你的脸。”

汉尼拔走下车,一手拉起威尔的手臂,将头半低在威尔的肘弯。威尔的脚步变得小了,汉尼拔低头看到。

美术馆的阶梯前只有几个小报记者在打着哈欠,连他们两人走过都没有望一眼。当里头的警官拆开封线让他们进去时,那些记者也只是略带好奇地望了过去,把玩着手上的相机,最终决定还是不浪费底片为好。

带他们进去的警官在一开始就不停地打量汉尼拔,进去犯罪现场时,他询问着威尔是否确定要带汉尼拔进去。威尔冷漠地回望,只回答了:他是跟着我的,就拉着汉尼拔进入了现场。

市立美术馆如今在举办着日本画画展,周围摆放着几株假樱花和盛花*。一层层的屏风隔开了画室,若隐若显,一只畸形的庞然大物在半透明的花纹中蓄势待发。

周围的屏风没有撤下来,黄色的数字牌零散地放在地上,让有点小的空间更寸步难行。

杰克站在一副描画着夏夜里的金钟蟋蟀的屏风后,他看到威尔来了。于是默默地指了最里面的位置,然后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威尔将折叠的屏风移开,一个诡异的尸块匍匐在地。

他无法形容这该是如何诡丽的尸体。受害人的四肢已被砍断,背脊弯曲的角度犹如屏风折叠的角度一样优美。取代他双手的是交错渐层的黑色羽织。高昂地扬起,像是一只展露着翅膀的舞者。

受害人有着古铜色的肌肤,肌肉犹如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充满了爆发力而又不夸张。额头上有一层红色的颜料,尸体也涂上了一层树脂,汉尼拔猜测里头还有其余的化学物质,不然尸体不可能保持着如此完美的造型。

汉尼拔站在一旁,看着威尔闭起眼睛,眼球快速地转动,双手从紧握着拳逐渐放缓,仿佛陷入一种汉尼拔无法触及的世界。

羽毛在威尔的脑海中剥落,尸体重组。犯罪的过程在他的共情中重现,他如何绑架受害者,把绞索放在他的颈上,再把四肢折断,在他的耳边低语着艺术所需要的奉献。

睁开双眼,威尔再次回来。汉尼拔尝试去搭上威尔的肩膀,确定威尔的情况。有一瞬间,汉尼拔觉得威尔离自己遥远得不可触及。

“这是一场复仇。”威尔呢喃着,汉尼拔收起手,规矩地摆放旁边。

杰克适时地从屏风走出来,面对着尸体,与威尔并肩站着。他眼中闪烁着对正义的执着,而威尔展示的更多是迷茫,还有恐惧

“宗教式的复仇?”

“不是,更多是嘲讽和妒忌,以自然来抵抗“人为艺术”。他很有可能是作品得不到赏识的艺术家。”

“那你该怎样解释那红色的印记和黑色的翅膀。”

“梅花娇翅鶲(Machaeropterus deliciosus),听说过吗?那是一种位于南美洲的珍稀鸟类,以唱歌的翅膀出名。不过讽刺的是,它们为了能发出小提琴的声音,改变了它们的翅膀构造。结果,面对天敌时,它们的飞行速度减慢,而命运让它们只能被吃掉了。”

“它们选择了为美牺牲性命。”

“更有一些人认为这是造物主对追求完美的人的一种警示。”

“一种凶手的人生映照。他将会因为自己所创造的作品被勒死。”

杰克与威尔相望了一会儿,最后是督察暂时性妥协,选择伸出了手。他的眼神没有对威尔的亏欠,这让汉尼拔很不舒服。

“我相信你很快可以搞定的,这不会花上很多时间,范围很小。”

威尔回握着,坚强地扯了扯嘴角。他明白这次是逃不开了。

“但愿如此。”

盛花-moribana,日本花道的一种形式,也是现代插花艺术的主流方法

虽然薇薇看起来男友力MAX可是还是拔杯噢~

案件造型大抵可以参考黑天鹅电影里女主黑化双手变成翅膀的那个造型,虽然这里换成个糙汉就是了哈哈哈哈

完全不想写血腥杀人场面可是怎么办这个将会是剧情主流啊(躺尸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