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汉尼拔的养成日记

第二章

汉尼拔以为威尔是个善言的人,至少也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智者。可是很快威尔就打破了他的预测。

去往法国埃当普市的车程是遥远的。一上车,威尔就抱起双肩,靠着车窗睡着了。眼中的青丝和眼袋都昭示着这位警官糟糕的睡眠品质。

汉尼拔紧握着他父亲的双筒望远镜,脚下挨着一个孤儿院统一分发的行李箱,一个践别礼。

虽然汉尼拔的行李不多,可是沉重的箱子压迫着他小腿的神经,至到麻痹。他并不瘦,只是在同龄孩子中仍是矮小,又或者是在这个年代的孩子都会有的营养不良。

坐在前座的马修•布朗警官时不时回过头,对汉尼拔露出一丝没有温度的笑容。没有注意到汉尼拔脚下发红的双腿,更谈不上劝诫汉尼拔移开箱子。

“他很可爱,对吧?”马修•布朗随口说着

汉尼拔沉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布朗耸了耸肩,也不想自讨没趣。

路程中威尔有被短暂惊醒过,或是迫于生理需求下车走动。可是在此期间,威尔也没说过任何话,反而是布朗警官不停地对着威尔唠叨一些事,也看似习惯于威尔的毫无回应。这是不寻常的,汉尼拔心想。他想探寻威尔的身世和藏于心中的秘密,就好像他想要找出他自己的记忆一样。

两个沉默的人就这样来到了法国小镇。

里小镇剩下几里路的时候下起了绵绵细雨,雨水打在老旧的车身,乒乓作响。威尔在下车前将风衣披在汉尼拔身上,几天没洗留下来的臭汗味让汉尼拔敏感的鼻子有点不舒服,可是他还是紧紧抓着风衣,直到进门都没有拿下。

威尔提着汉尼拔的行李箱,打开了家门。布朗的车消失在栅栏后。

还没开门前汉尼拔就闻到一股狗味,不同种类的。可是当威尔打开门时他还是对这个数量有点惊讶。

“嗨,温斯顿。”

威尔蹲下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一瞬间让汉尼拔思考着怎样才能永久保存此时的时刻。他看着男人怜爱地抱起狗,亲吻着两眼之间的位置,宛如对待一个稀世珍宝。

“如果你能把对狗的痴爱分一点给小莱克特,估计会显得正常些。”一名褐色头发的女性从厨房走了出来。

“然后让一群老婆子赞扬于我的父爱并减少赶走狗狗的几率吗?”

“可怜她们吧,你家的狗在她们的菜园里无法无天的时候你没看到。”

女子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可是一点也没有影响她谦和有礼的温柔气质。

汉尼拔眼带疑惑地在两人之间徘徊。

“如果你在猜测我和威尔的关系的话,原谅我无礼,但我跟他绝对只是朋友的关系,而且我将会是你的心理医生,希望我们相处愉快。”

女性简短地介绍了自己,伸出手,戏谑地笑着。

“阿拉娜•布鲁姆医生,欢迎你,汉尼拔。”

汉尼拔微笑着,回握了她的手,彬彬有礼。

“喔,看看着小大人模样,很像你老爸喔,话说你有听你父亲说过我们……”

阿拉娜被威尔推搡了出去,汉尼拔小幅度地摇摆了手。初见的拘谨消失了大半。

现在反而是威尔尴尬起来了。

他挠了挠在车上被压到变形的卷发,手指粗暴地梳理着。活脱脱就是一个粗鲁,孤苦无依,养着七条狗且有社交障碍的单身汉。

“也需你们可以交个朋友,你看起来挺喜欢小动物的。”威尔呢喃着,脚步虚浮地走向厨房,时不时还回头观望汉尼拔。汉尼拔无法,只得象征性地摸着已经混种到看不出血统的狗狗。

他环视着整座房子,以警察的薪资来说这里的确不错。两层式的小洋房,虽然物品摆放凌乱,可是因为空间大的关系,看起来也没有压迫感。一架贝森多夫钢琴在角落蒙上了灰尘,还没有汉尼拔的肩膀高。他掀开红色的防尘布,咳了咳,手指轻轻地敲打琴键。他以前的家教-雅科夫先生曾经在家族聚会时兴起弹了几首歌,汉尼拔至今还记得他手指在键盘上的舞动和旋律。

“挺好的钢琴不是吗。”

汉尼拔快速地转过头,眼神像是被袭击的野兽微眯了起来。随后他很快意识到是威尔,手中还拿着两个马克杯。

“就是些咖啡,别那么紧张。”威尔怂了怂肩,对于汉尼拔冒犯的目光毫不在意。“这是我上头派给我的房子,以前死过人当过战争临时据点,说不定你还能搜出一些藏宝图之类的。”

“你的房间。”威尔指了指楼梯。“就是楼上左边第一间,对面是我的房间,尽头是书房,狗狗们一般都不会上二楼所以不用担心。”

“看这钢琴的惨况就知道它在这个屋里的地位,前屋主留下来的。我学过一点钢琴可也不是很熟,听说阿拉娜挺擅长的,也许你也考虑让她教你。”

语毕,威尔摸着鼻子,显得幼稚而拘谨,犹豫着自己是否一开始就给汉尼拔太大的压力。他抬起眼,第二次直视着汉尼拔的双眼。

外面的雨还在下,细细打着玻璃窗。清脆的声音变成汉尼拔瞳孔的颜色。汉尼拔双手捧着杯子,牙齿因为咖啡的苦涩微微摇着下唇。白玉般的牙齿咬着充血的红唇,眼神不知是否是因为苦涩而湿润的棕色双眼。

威尔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他恶狠狠地将脸埋在杯子中,匆匆地跑进厨房。双手撑着洗碗盆,开始后悔着难得一次的眼神接触。

虽然这次避开的原因有些许不同。

“唔………”威尔的喉咙发出无助的声音,将脸埋进冷水中。

雨还在外面下。



第一次决定正式连载的文取了个那么羞耻的名字,墙在哪儿好想去撞/(ò.ó)┛彡┻━┻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