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汉尼拔的养成日记~

标题废,一个假设,如果当年收养小拔的不是紫夫人而是威尔。

米莎和他站在黑暗的角落,看着那群士兵在狼吞虎咽地啃着生肉。“阿尼拔我饿。”年幼的妹妹抓着他的衣角,头上散发出温热的高温和死尸一般的气息。

他拍了拍米莎的头,眼睛从黑暗的缝隙中探索,像一只潜伏在森林中年幼弱小的猎豹,必须和贪婪成群的鬣狗抢食。

“蓝眼睛”和有着蹼指的家伙走了过来,嘴角带着鸟的羽毛与血。血淋淋的牙齿咧开来,唱着米莎最喜欢的童谣。

“林中站着一个小矮人,不动也不语.........."

他们拿着米莎的小澡盆,上次里面装着一头瘦弱的小鹿。铁制的澡盆上有着小鹿挣扎时留下的蹄印。他与米莎分到了骨头。

“林中站着一个小矮人,不动也不语.........."

他尖叫着,反抗着,脆弱的米莎只能呢喃着他的名字,渴求着他的保护。

当那群肮脏的双手伸向他们,他露出了尖锐的牙齿拼尽全力地咬下去。

For Mischa

“嗯……”

汉尼拔听到了一声闷哼。他张开嘴,感觉到鲜血在他的舌头上滚动。

床头旁坐着一个男人,褐色的卷发让他看起来很年轻,可是眼角却散发出一种沧桑。汉尼拔鼻翼翕动,一股混杂着火药与啤酒的臭味扑鼻而来。

孤儿院不可能会有火药,或是啤酒如此奢侈的东西。

男人把紧握拳头松开来,汉尼拔注意他的关节除了有他造成的咬痕还有许多老茧。他感觉他的牙齿能够尝到老茧背后的故事。

“非常尖利的牙齿嘛,嗯。”

男人将拳头放近嘴边,舔上去,发出嘶嘶的痛呼声。这是第一次汉尼拔想对一个人做出补偿。

没有咒骂和殴打,这名男人就只是静静地坐在床边,眼神在黑暗中显得温柔又神秘,他的眼睛是和米莎一样的蓝色。

汉尼拔注意到他摆在床头柜的画被摆在男人的大腿上。他显得局促不安,画上是米莎肥嫩嫩的小手,温馨而可爱。

“拿着吧。”

男人将画塞进他的怀里,铅粉在他的手上留下黑色的痕迹。

米莎的手在汉尼拔的怀中,画纸上带有明显的余温。男人让汉尼拔躺回床上,轻捻起他的被角,没有多余的动作。

“威尔•格雷厄姆先生,是时候了。”

汉尼拔听到第一检察官彼德罗夫黏腻的声音,第一次觉得没有那么惹人厌。这不是梦,汉尼拔告诉自己,不是希普诺斯*在他耳边转瞬即逝的细语。


汉尼拔坐在乌黑河塘旁,细雨和黑天鹅抖动的翅膀在池塘制造出涟漪,汉尼拔寻思着是否将这幅景色以黑白素描画下来,做为对那个人的补偿。

母天鹅飞往他的面前,将扁嘴伸进他的双手,疑惑着为什么没有面包屑。

孤儿院的院长在城堡的门口呼唤着他。他将黑天鹅揽进怀中,天鹅没有挣扎,它习惯汉尼拔做为它的守护神。

“他不会欺负同学,只是欺负他的人总受伤。汉尼拔根本不会理会长幼尊卑这一说。受伤的一般都是比他年纪大的孩子。他很快就能把他们打伤,有的时候还很严重。虽然对于比他大的人来说,汉尼拔是个危险人物,但他对小一些的孩子还是比较和气的,有时任由他们稍微戏弄一下。有几个孩子以为他又聋又哑,所以就当着他的面说他是疯子,他这才让他们尝了尝自己的厉害,但这种情况很少*。”

汉尼拔来的时候听到了这段对话。他平静地梳理着天鹅的羽毛,听着院长将他推销出去。

老实说,院长也是倾尽他所能说的和他尽力能隐瞒的。尝到汉尼拔厉害的也许不只稍大的孩子,也包括一些大人,而且通常伤得更重。

他看到昨天的男人,威尔•格雷厄姆。

格雷厄姆先生看到了汉尼拔,立刻推开了院长。院长微胖的身躯晃了晃,差一点倒下。近乎粗鲁的举动。

他蹲了下来,双手放在汉尼拔的双肩。蓝色的双眼蕴含着兴奋,不安,伤心,慈祥等混杂的情绪,里面还有汉尼拔从未见过的关心。

“你愿意跟着我吗?”威尔如此说到

汉尼拔与威尔坐在残破的木椅上,原本用藤制作的吊椅和木桌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缠绕的牵牛花空守在落魄的庭院。

“你跟着我的日子也许不会好过,我的条件也需并不比这边好上许多。”他撩起风衣,露出腰间的一把警用枪“也许最贵重的财产就是这个了吧。”

“你的父亲,还在吗?”

汉尼拔沉默着,眼睛注视着威尔的枪。

“我知道了,是个令人失望的事呢,他是个不错的人。”

一点惊讶在汉尼拔心中激起。他讶异于男人的敏感,仿佛只要他扯一扯嘴角,威尔就会知道他在想什么。鲜少人会去了解汉尼拔隐藏在沉默下的语言,又或者是他们不能了解。

威尔苦笑了一下,向后仰去。

“还真是有点对不起呢,职业病啦。有时候连我自己都很讨厌。不过可能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互补,我不敢期望自己是个好监护人,可是至少能当个好伙伴。我能够倾听沉默的话语,找出人们内心渴望的,想要表达的。”

“可是,有一点我还是需要你的首肯,你的答案。如果愿意的话,就握紧我的双手吧。”

威尔伸出手,顽皮似地闭起眼睛。他的双手仍然有着昨夜的咬痕。

一股濡湿的触感在威尔关节上游离。他张开眼睛,汉尼拔手中的黑天鹅正在舔着他的伤口。两人的眼睛倒映着彼此的笑意。

那一年,汉尼拔十三岁。

TBC

*希腊神话中的睡神,与死神是孪生兄弟~

*原著中的台词

评论(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