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汉尼拔的养成日记(8)

上一章链接~http://www.lofter.com/blog/yuyuruyu?act=dashboardclick_20130514_04#

汉尼拔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计划。

他像是隐藏在众人之中的一个平凡少年,悄悄地跟踪得莱比卢克斯,而那名商人紧缩着的肩膀和犹如过街老鼠闪烁不定的眼睛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来者。

拥挤的人群也挡不住电话亭里如雷的骂声。行人经过破旧的电话亭都加快脚步,形色匆匆的流动人群为汉尼拔制造出一个机会。

“……我不知道……在本市火车站……数额……”

将冻得有点通红的耳朵用手轻轻地捏着,确定那个人从电话亭里走出来后,他找了一个台阶坐下,直到那个人没有再次回来后才离开。

波维克。

少年将舌头抵在上颚,让这个名字在口中咀嚼,发声的那一刹那又将音节吃进肚子里。

在五岁以前他就能背上一本本看上去枯燥乏味的科学书,雅科夫先生就曾赞美过他的记忆力。可最重要的是要看透书写者背后的意思,用你自己最深刻的经历进行融合,让知识变成你的,他的老师总是这样在每一句赞美后说到。如今,他残缺不全的记忆集中在一张沾满油渍的破旧黄纸,上面的人名模糊不清。老厨师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上这张纸呢?

是为了划分食物?还是为了让他们仍记得自己拥有属于人类的名字?

青灰色的炉火摆着半熟的小鸟尸体,米莎说看起来像是巫婆在煮汤药,而他安慰说只要是两兄妹一起,就可以把坏巫婆推进火坑。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是他们的糖果屋,不是那群强盗的。

往事在喉头的苦涩让这个名字变得辛辣难咽,汉尼拔打开家门如往常一样煮晚餐,直到威尔回家后,一个计划悄然形成。

即使只有一个晚上的思考时间,他还是仔细思考了所有可能会造成的后果。他在警局看过来来去去的罪犯,一些人因为微不足道的恶行送上断头台,有些恶人却逍遥法外,他并不会嫉恶如仇或是悲愤于上帝的不公,他太早知道世界是如何运转,上帝不会创造一个完美幸福的世界,只是沉浸在操弄人类戏剧性的命运中。

他会失去所有的一切,总有一天会被发现揭穿,现在的生活将会崩塌,威尔会阻止他。可是汉尼拔还是绝对会去做的,将来他一定会走上掠夺的道路,如同他祖先在一场场战役创造辉煌并且陨落,刻画在灵魂的传承注定让汉尼拔不愿意浪费美好的生命。复仇会让脑袋更加的清醒,他绝对会赢。

从小巷把一个瘦弱的绅士拉走不费吹灰之力,他用现场的木棍敲晕得莱比卢克斯,甚至确保这个木棍拥有另一个罪犯的指纹和上一个受害者的血迹。掏出钱包,把纸钞拿走,伪装成一起简单的抢劫。简单到把钱包丢弃在最近的垃圾桶里,确保当事人连报警都懒惰,只会怒骂自己的霉运。

棍子被丢弃在两公里的贫民窟,将用钱买的苹果递给几个小孩后,他把剩余的大钞塞到火车站的垃圾桶,让它在馊掉的番茄酱和香烟里淹没。这里垃圾桶的清理速度总是令人欣慰。

在等待火车的时候他哼起时常唱给米莎听的童谣,想着火车嘟嘟的声音会怎样逗笑一个小女孩。沉浸在美好回忆里的他露出一个笑脸,耐心地等待那个人的到来。


火车停下的时候,他抓紧风衣站了起来,像一个丢失的小孩一样左盼右顾。天生的猎捕者也必须是个天生的演员,不然可没有猎物敢接近。一个肥胖又不失魁梧的身体领着两个大行李箱出现在站台,嘴里咬着的雪茄让另一旁的绅士小姐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却也不敢阻止。

他走上前,带着小心翼翼地口气问他是波维克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才搬出事先准备好糊弄的说辞。老兵似乎有点不信,但看在他瘦弱的身体和还小的年纪,认定他没什么威胁才点头示意让他带路走。

厚重的行李箱被汉尼拔瘦弱的身躯提着,犹如他帮威尔提着的一堆堆档案。有时候威尔和他会提着行李箱,里头装的不是或温馨或臭哄哄的衣物,而是满满的犯罪资料。照片,细节描述,尸体情况,犯罪侧写,所有的罪行都写在一页页的报告书上,叠成几公斤的重量。加上尸体重量的话,威尔一次醉醺醺地告诉他,这大概就是罪行的重量吧,报告书和尸体。

他把尸体塞进了行李箱,这花了他一些时间。不幸的是在荒郊野岭也没有辅助工具,他只好用坚硬的树枝来帮助他把还没有冰冷下来的尸体关节打折。在扣上行李箱扣子的时候,一个铁环跌了下来,让开口的一边微微隆起,半遮半掩的美感反而让汉尼拔更加开心了。

将沾着迷药的抹布和树枝烧毁,汉尼拔平静地走了回家。可是威尔还是察觉了一点他的好心情,于是在餐桌上,递了一块小牛肉给他。

“遇上什么好事了吗?”威尔问。

“花了点时间画了一幅画。”

“很满意吗?”

“还会有更满意的。”他谦虚地回答道。


我没有坑噢,虽然已经三个月没更了(心虚

想看前文的可以直接去少年汉尼拔这个tag找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