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虫铁】死亡天使(1)

托尼和他的搭档,一辆奥迪和司机克林顿(小鸟:喂?!)来到了拥挤的皇后区。两人踏进那破旧却温馨的小公寓。一个看起来跟照片一样年轻的小男孩帮他们开得门,然后蹦蹦跳跳地领着他们去房间,看起来也不像个重症患者。

“我们必须先说明一下,这个服务是为了让患者不再承受痛苦,并且让他们拥有选择的权力。我们会先跟你谈谈,开导一下你,然后才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决定。”克林顿端正地拿出一堆相关资料摆到桌上,大拇指摩擦着关节,声音低沉地说到。

“我以为你们是来和我谈谈安乐死这件事。”

这三个词让两个医生愣了愣。他们对于男孩的直白有一点惊讶,毕竟他们或病人都习惯于用生命的尽头,解脱,救赎,手术还是一些眼神手势来表达安乐死这件事,两位医生都对这个场面有点尴尬。

“嗯,确实如此。不过介于你的年龄还有病症我们需要经过一番考虑与咨询才能决定。虽然我们的关系并没有法律的保障,可是在瑞士等欧洲国家已经相关规则,我们也尽力效仿他们,希望有一天美国医学也能接受这些思想。”

“你们的规则又有什么?”

“首先是会谈,确定患者的病情与精神状态是否适合安乐死。我们也会明确地告诉你死亡方法,决定权在你,这一点很重要。我们不会选择注射针管,而是将适量的硫噴妥鈉放进饮料让你口服,你将会在几秒内无痛苦的死亡。”

“听起来很诱人。”

“哇哦看看这,十项全能冠军和这酷爆了的化学方程式,这都是你的杰作吗!”

托尼大叫的声音突然插进来,彼得害羞地点点头,克林顿则是以激光眼试图穿透托尼的脑袋好瞧瞧看里面的构造。托尼感觉到克林顿的目光,及时地把差点脱口而出的大好前途的赞美吞下,灰溜溜地摆弄这些有趣的小发明。

“这需要一个很长的面试时间还有一些费用,我觉得你能获得批准的可能性很小。虽然这个组织并没有合法化,但我保证是具有一定的的专业性,以及恕我冒昧,你的家人知道吗?”

“梅姨的话我会想办法的。”

“所以就是不知道了。”克林顿拿起笔记本涂涂写写,看起来就是个专业人士,可托尼知道他其实什么有用的都没写,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开导人的料,这种比较复杂的案子他们是不会接的,只需要在一次合适的时段拒绝就好。

“你喜欢这些东西吗?”

彼得突然问起问题,让托尼差点一个手不稳,把手上的小玩意儿跌了,幸好他眼明手快即使免除了这场悲剧。

“相当地创新和有趣,对于一个拥有电子工程学系的发明家来说。”

“Cool!我以为你只是个普通医生!”

“一个医生不能同时是一个天才发明家吗,我可是托尼•史塔克。”

“我知道,我有在科技展看过你发明的医疗器械,那真的很好,具有前瞻性和效果。”彼得笑着说到,闪亮的双眼如同一个少年见到喜欢的事物。里头的希望让托尼的心一瞬间冷静了下来,思考这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是如何在科技展上看着这个时代的辉煌而意识到自己将会无缘错过。

我发明的仪器却没有办法拯救你,托尼内心的一个角落挣扎着呐喊。他的眼睛无法移开那张滔滔不绝说着科技发明的年轻人,悲凉隐藏褐色眼睛的深处。也许是克林顿意识到伙伴的不对劲,他拉起托尼,似乎有点抱歉地拉走了这位医生伙伴,打断了兴致勃勃的彼得,让托尼和他得以在平静的电梯里静下心来。

“他看起来挺好的,不像个生病的人。”托尼按下电梯钮,闪着黄色灯光的楼梯层数一层层往下跌。

“这种病时好时坏,”克林顿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我是不打算再来了,也没留联络方式。”

“哦。”他简短地回应一声,然后沉默地走出了电梯,与克林顿前往下一个工作地点。

我知道我更得有点慢😂等我搞完手上的一篇中长篇和两篇贺文速度就会快起来了!以及七夕节快乐!!!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