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虫铁】半夜汇报

给蛋饼点的:想看半夜听着小虫汇报的铁人
为了不剧透写得相当意识流

他并不在纽约,至少还未到纽约。

飞机上昏暗的天空催着人睡觉,他才从印度飞回来,甚至没有倒过时差,就这样在这趟短期旅游中没有睡过任何一次觉。他不愿承认自己失眠了,只是觉得工作太忙没有时间而已。

后脑勺在微微发疼,托尼拿起电话准备看有什么工作要做。研究,发布会,外交,董事会议,什么都好……直到他看到哈皮发来的一个建议——去趟皇后区吧。

“我以为那个小子在你的监管下好好的。”

“他是挺安分的,就是有点烦人,关注一下缺爱的小朋友吧老爸。”

他关掉讯息,拉起由飞机所提供的根本没有保温作用的薄被,赌气地转到一边打算睡去,突然听到手机轰炸的声音传来。叮叮作响的声音烦的他睡不着觉,拿起电话,静音然后睡觉,他这样告诉自己,却不自觉地打开电话,发现是哈皮发送过来的音频,都是皮特的语音信息,老天这至少有整整八十通。

其实托尼有一直关注皮特的近况,情报都被勤劳的哈皮整理在一封邮件寄过来,三四页的报告就精简了皮特那无趣的学业生涯和平民英雄日常,跟让媒体能把他一个礼拜的经验写成书的人生相差甚远。这样一个小小的小孩,却在他任性地提出要求时和他前往德国,在他失意的时候说出那番对于能力的劝诫,有时候他觉得皮特那种不怕世事的勇气正是他自己所追求的理想,比起欣赏,更接近什么东西……是什么呢,他想着,然后按下那一个个音频,让它回荡在小小的机舱里。

“史塔克先生,我已经安全地回到家了,不知道你现在好不好。我看到你的脸上有伤可是在电视机却没看到,猜你是不是化了妆,把那堆化学药品涂在脸上很辛苦吧,每次我看梅姨化妆都超害怕的,如果你需要类似的化妆品我可以拿梅姨的过来给你,嗯……至少看一下牌子告诉你吧。”

说实话,那小子知不知道男女用的化妆品的差别呢……

“我现在已经退掉了一些社团好学习如何当一个超级英雄噢!虽然这么说有些害羞,可是我在尽力帮助人们,这就是所谓的英雄吧。不知道史塔克先生在拯救世界后会不会开心得想要饱餐一顿,我每次都会去街角的三文治店买一个特大的三文治来犒劳自己呢。”

没有,没有满足或兴奋,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冗长的战后报告和对于无法拯救的人命而沮丧,他会用酒精填满他的胃。

“最近皇后区的治安太平了不少,今天我以为抓到一个偷车贼,没想到是车主自己忘了带钥匙而尝试撬门,结果汽车的警报声吵醒了附近的居民,到最后我还是有跑去汽车店找人来帮忙解决,史塔克先生如果你在的话,看到那个汽车维修人员的表情一定会觉得很好笑的。”

不可否认皮特是个负责任的孩子,即使做错了事情,也会红着脸哈腰认错,虽然蜘蛛面罩本来就挺红就是了。他还记得当皮特以为自己辜负他的期待时那种羞红脸的表情,平时有点话痨的人语速飙得越发快,里面的内容却飘飘然地摸不着边界,属于年轻人的羞涩在皮特的身上显得迷人又可爱,他不自觉地滑动了喉结,在冷冰冰的被单里蜷缩着。

当托尼下飞机时,猩红的眼眶简直吓死哈皮了。而哈皮从空姐的口中套出托尼播了皮特的语音记录一整晚后,马上后悔不已,表示若托尼再不好好睡觉就不汇报小家伙的情况了。托尼一脸疲惫又倔强地说他根本不需要,却在当天晚上发了讯息要求哈皮把今天皮特的语音传来。

“你还是挺在乎他的吧。”哈皮在发送时附加了一句,不出所料地托尼并没有回复。

皮特的语音在那一天登上了钢铁宝宝的睡前故事,哈皮开玩笑地说,而托尼没有因此改掉这个习惯,甚至是变本加厉地在工作室播放语音。每当有人进去托尼的工作室,都听到一个少年唠唠叨叨的声音,好在能出入的也只有那几个人,虽然感觉很诡异却也没说什么。

这个习惯没有持续很长,因为托尼开始发现自己已经把语音内容背得滚瓜烂熟,可是小蜘蛛却没有发来新的语音(哈皮:明明只是两天没发!)他让星期五和蜘蛛侠战甲里的系统联动,却获得连接失败的反应。

这可不是监视!他急躁地想!如果皮特出了什么事,他绝对会崩溃的,监视系统对于他的意义比保护皮特的安全占了更大的比例。拜托,那个小子就不能让我安点心吗!

他通过了卫星找到了皮特的所在,在得知皮特的所在地后,他迅速飞往那艘船的所在地,还出动了机械手前往帮助皮特。穿上战甲的他感觉自己的心情与以往不同,想要拯救某个人的心情无与伦比地强烈,宛若当初的穿上钢铁战衣的初心。

青少年是个复杂的阶段,托尼看着皮特寻求认同的样子回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地迷茫又困惑。总有一天皮特会长大的,然后像他所追求的目标——变成像钢铁侠一样的英雄。

“你要好过我。”他听见自己严厉地说,他甚至做出一件相当纠结的决定——没收皮特的套装,这等于剥夺了皮特的英雄身份。他想让皮特自己创造一个,不同于他的路,不同于他一层层的战甲,属于蜘蛛侠那平凡的伟大之路。

好好地活下去,不要参与什么大事件,你还小。他像所有的家长一样保护着孩子,可却又做出了会让皮特更进一步发展的举动。是的,他知道皮特不会放弃,会经历更多困难然后成为一个大人站在他身旁的位置,可是其中要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他的矛盾隐藏在占用,孤独和恐慌底下,让托尼对于皮特那特别的感情视若无睹。

托尼把蜘蛛战甲带回基地,然后没日没夜地改进,甚至准备制作威力更强的终极战甲。他不知道皮特有没有能穿上的一天,只知道那一套套盔甲让他感到安心。

这种日常似乎让哈皮有些看不下去。在一天晚上,托尼的电话响起,显示屏上显示的是皮特的电话。星期五帮哈皮把通话转接过来的声音在他耳中震动,他握紧手机,却没有勇气按下接听。

“喂,哈皮,我是皮特,那个皮特•帕克。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会让史塔克失望,可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做这。也许我可能无法成为想史塔克一样的英雄,可我能成为蜘蛛侠。”

可我能成为蜘蛛侠,他松开手机然后又下定决心地把这片薄薄的玻璃片丢向玻璃窗,即使耐跌的手机在防爆玻璃和巨大的抛力下也变得分身碎骨。

托尼从玻璃窗看到自己泛红的双眼,他没有意识,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哭。有那么一瞬间,隔着那薄片的喇叭,他感觉到一股无言的距离。是回荡在工作室中,由一个年轻人描述着温馨而又日常的生活,那些距离他遥远的事物,那些他渴求的东西。在年轻人调皮的语调下,那些他未曾踏入的时光倒映在湿润的眼眶,那些平凡的生活……

他瘫坐在地,摸着漆黑的战甲,仿佛看着那最深的渴望,以及横在皮特•帕克于他,他于皮特•帕克之间的无法跨越的距离。

评论(8)

热度(71)

  1. 江汜小仙女_如鱼在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