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史蒂夫不在时托尼的一天(中上)

2:00——6:00,小玛丽出场

2:00——午餐

佩珀在他对手机发呆的时候把他转移到办公室,他一直以为SI只有他的实验室,直到佩珀领着他去到那个充满着史塔克风格的办公桌前。

桌子是一大片显示屏,唯二的抽屉连拉环都没有,这间充满他风格的办公室没有他任何的痕迹,看起来像个只去过一次的餐厅桌子,还是他不会喜欢的那种。

伟大的秘书拿着比她高跟鞋的跟还高的文件叠在桌子上。上面有着两个便当盒,纸质的老式外卖盒让他有了一丝亲切感,他觉得自己不会拒绝得太久。

“我吃过了。”

“咖啡甜甜圈以及任何快餐不得算是正餐,出自美国队长。”

托尼撇了撇嘴,打开写着用马克笔歪歪斜斜写上T的便当盒,一股烤排骨的香味在红褐色的香料中显得更加诱人,微焦的肉被考得蜷缩,隐隐约约露出粉色的肉质。佩珀好像心有灵犀似的,将盒子里所有的绿色食品包括那小番茄拿出来,只剩下鲜美多汁的肉。

他看到佩珀的便当盒,清一色的绿色生物,简直是灾难。叉起切好的肉块放进嘴里,感受浓郁的味道在舌尖爆发。身为一个有钱人他也尝过不少美食,这种平民风格的食物他也来者不拒,更何况这道排骨可以拍得上他吃过最好的排骨前三名……直到他吃到一半。

原本已经沉淀在胃袋底端的咖啡好像又要闹腾了,肉汁在牙缝中残留,过度的香味充满了口腔。他很确定自己是没吃饱的,只是就是不想吃。太腻了,他用叉子拨弄着食物。

以前史蒂夫对于食物有着严格的要求,比如一定要饮食均衡,吃肉的同时也要吃菜,他甚至会把菜包着肉,或者以一些诡异的方法把肉做到有一股菜味并强迫托尼吃。均衡的饮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他想好理由后,快速地用叉子抢走佩珀的食物。慢了半拍的佩珀埋怨地瞪着托尼,似乎不了解他的行为。

“干嘛不吃自己的!”

“太腻了。”

佩珀疑惑地夹走他盒子里的排骨,小口地咬着,直到吃完一小块都没有露出什么不满的表情。

“根本没有多腻,就是排骨的味道啊,你该不会只想要惹我生气才故意抢我的食物吧。”

“怎么可能啊!你都瘦成这样了,我可不想被告虐待员工。”

说完,托尼任性地将一半的排骨倒进佩珀的饭盒里,还拿走她盒里的蔬菜。半咬着菜叶的可怜样子让脸色逐渐变黑的佩珀无话可说,最后只能认命地吃掉托尼的食物。

3:00——逛街

“给我在七点的时候回来开记者会,这是你欠我的。”

佩珀在他走出电梯前警告他说。

托尼无所谓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大步走出公司。佩珀知道他会到场的,也许会迟到,可是除非有紧急情况,否则他一般都会出现和那群讨厌的记者或政客斗智斗勇,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也是少数没让他太过讨厌的事情。

走出SI大楼后,繁华的商业街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刚放学的学生三五成群地在街上徘徊,挥霍他们大把的青春。虽然他不是很想像史蒂夫这样说,不过那群学生也穿得真是太群魔乱舞了。比如那位穿得花枝招展的女生像是把彩虹色不规则地穿在身上,品味差得还不如美国队长那星旗配色。

几个女生带着疑惑又兴奋的表情对着指指点点,他很熟悉接下来的发展,所以假装没有注意到任何目光快速离开闹区。他对于纽约小巷的熟悉度不比史蒂夫差。

转身拐进一个窄小的巷子,他隐约记得史蒂夫跟他提过这里有一家老战友开的杂货店,希望里头有买汽水或零食之类的垃圾食品。

小个的玻璃风铃挂在木门上,挡着沾满油渍的招牌。硕大的钉子也拯救不了岌岌可危的壁柜,好在上面也没有摆上多少东西。

柜子上有一个角落吸引了托尼的目光。被擦得脱漆的木板有几个手作的小吊饰,上面用粉红色的蜡笔写上了“玛丽的作品”。

有着折痕的粗制纸张跟鲜明的颜色产生对比。身为现代童年偶像的钢铁侠也收过许多小孩画的图画,这一张算得上是个佳作,旁边用各式陶土捏的小人偶也说明了这是个心灵手巧的小姑娘。

他打开门,玻璃的风铃发出刺耳的刮声让他瑟缩了一会儿。银灰色头发的老头笔直地坐在柜台前,眼睛紧闭着似乎在打盹,只是年轻的军旅生涯让他端正的背垂不下来,即使是在和平年代的熟睡中。

当他走到刚才的壁柜前,注意到一个从外面玻璃窗不能看到的死角。黄铜制成的星盾比起其他作品更有质感,在暖黄的灯光下散发出庄严的气场。他拿起比他手心还小的星盾,发现中间的小星星还可以旋转,调皮得犹如圣诞树上的星星,让每个人在注意到的当下都想要拼命摘下来。

这一定是小女孩最好的作品吧。他想象得到小女孩小心翼翼地把它摆在橱上有人欣赏,却又舍不得让无心人买走它,于是在店内店外跑进跑出才找到一个完美的位置摆放这个小小的吊饰。

“多少钱?”他把这个星盾放在柜台前,年老的军人立马就清醒,丝毫不显疲态地面对难得一见的客人。

“六美元。”

“可以刷卡吗?”托尼有点犯难地翻找钱包,薄薄的黑色钱包只有几张卡和大钞,他仔细看看柜台,发现连自动的收银机也没有后,就放弃似地把一张一百美元的大钞放在桌前。

“不接受刷卡或是大钞。”

“剩下的不用找,当做小费吧。”

“那也不能,这太多了!”

好吧,这群四十年代军人,统统固执得可以。问题是,托尼想要的东西就是一定要,这方面他的固执不输于这群老人。

他脱下手表,转头走出店门,往左右寻找着一些普通人。明确地表示了他打算用这个昂贵的手表换取几美元的纸币,上一次他这样做还是为了买佩珀的草莓。

不出意料,老店家急急忙忙地冲出来拉着他的手,有点焦躁地解释着他的行为会对店里造成多少麻烦,但对于托尼来说他的理由简直狗屁不通,于是他没心没肺地挺起胸,坚持一定要买下那个小星盾。

“随便你吧,反正如果玛丽知道有人那么喜欢她的作品也会很开心吧。”

4:00——不小心成为保姆了

他们最终达成共识,介于托尼真的没办法掏出几美元,所以只好以一张签名代替,有点臭美的决定,可一个名人的签名总可以吸引点行人的目光吧。

这场交易原本是堪称完美,如果发生什么意外都是美国队长盾牌的错,托尼这样告诉自己,所以被骗去当保姆也是美国队长盾牌的错。

意外就发生在下一瞬间,当他和老人踏进杂货店的时候,一个刘海梳上去的金发小姑娘在壁橱前摆弄陶土人偶。一向挺直腰杆的前军人仿佛一下子就萎了,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

阳光打在小女孩的金发上犹如金色喷泉,与其相对地是女孩因不满而撅起的嘴巴。天真可爱的景色让托尼忽略了老人算计的目光,对于上帝即将降下的灾难如羔羊一样一无所知。

“那个盾牌为什么会放在柜台上。”

“是他,这位客人买走了,准确来说是准备要买走了,因为他没带够钱。”

老人用手指着托尼,急迫的语气仿佛是要把什么烫手山芋快速传给托尼。老天,没有那个老人家不爱孙女,但爱的同时也包含着一点怕吧。

“所以,托尼•亿万富翁•史塔克连一间小店的便宜都会占吗?”

“嘿,小女孩。”托尼蹲下身摸摸头顶只到他腰间的女孩,“我觉得我能付的钱大概是足够买一架刷卡机和自动收银机,非常可惜的是你的好爷爷不接受。”

“那你就肉偿吧。”

“对不起你刚刚说什么?”

好吧,他有点吓到了,虽然知道现在的小孩很恐怖但攻击力竟然可以高到这个地步也太惊人了。年纪轻轻就那么开放不好吧,如果美国队长的粉丝都这么开放岂不是天天觊觎他男友的屁股和胸。

没等到他目瞪口呆结束,就感觉自己的脚被拐杖绊了一下,跌跌撞撞来到小女孩面前。穿着碎花连衣裙的玛丽露出兴奋的微笑,仿佛获得一个崭新的洋娃娃,迫不及待地牵着托尼的手打算拖出去给小伙伴们介绍。就这样,傻愣着的钢铁侠就这样被软嫩的小手拉出店外,老军人在门口处行挥挥手,仿佛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说没有想过和史蒂夫领养一个孩子是骗人的,即使新潮如托尼,也不能否认孩子对一个家庭组成的重要性。哪怕孩子可能是个魔王,他可能不是个好父亲,史蒂夫可能太过好了,太多可能和预测,但两人却默契地从未提过。是什么原因?因为超级英雄的事务过于繁忙,他偶尔复发的PTSD,史蒂夫或是自己在某一次战斗后的伤痕累累。连成为伴侣对他们而言都宛如奇迹,更何况孩子。

玛丽,玛丽。如果有一个女儿,模样跟史蒂夫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眼睛可以是遗传属于他的褐色,没有人不喜欢托尼的大眼睛。继承他母亲名字的孩子也会继承她父亲俩所有美好的地方。然后有一天她会如同他们俩倔强又叛逆地离家,踏上自己的道路。绕回去,托尼告诉自己,这是一个过程,仅仅是一个过程,经历这个过程对他和史蒂夫来说没有多大的必要。

他牵着玛丽的手跑在公园的草地上麻木地走动,小手露出的汗水让托尼的手被挣脱出来。玛丽毫不犹豫地坐上跷跷板,示意托尼走向空旷的另一头。

这只是一个过程,他的手压着跷跷板上下摆动。因为兴奋而惊呼的玛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试图让玛丽小声些以防别人认为他是因为不尽责地把跷跷板弄得太高才引起小女孩的尖叫。

“干嘛非要玩这个?”在托尼的手臂开始酸痛前他问到。

“因为这个你也可以一起玩。”

不,其实我没在玩,托尼内心说到,因为玩是享受或娱乐的一个过程,我很确定我没在享受,但他还是给了小女孩一个微笑,抱起跷跷板另一头的玛丽,装作俏皮的语气说到,

“也许我们可以换取秋千噢,我会很享受推你的。”

我现在看起来像是个在哄孩子的妈妈吗……说着善意的谎言,拔高的句尾,亲切又造作的叹词,老天这个女孩看起来就像他的孩子。

5:00——逛博物馆

最后他们没能在公园玩上两个小时就被迫逃走了,原因是一个小孩认出来了他并大声尖叫是钢铁侠。

其实他还是挺惊讶能在公园挺过半小时之久,介于他那么出名,有好几个家长都在旁好奇打量他是不是托尼•史塔克本人。只是看起来陌生又强势的金发女孩让他们对这个看起来长得有点像史塔克的人降低了可信度,一个亿万富翁出现在平民区的机率能有多大。

他跟玛丽在纽约的街道上像被追赶的特工一样快步行走又假装自己没有被行人所瞩目。即使看起来很奇怪,但纽约人民也没有给予压低帽檐的两人太多注意力,他们已经被训练成对于奇怪事物的接受力异常地高。

闯进博物馆是一个意外的选项,一开始是玛丽跑进去的,她表示原因是因为这里看起来很少人,托尼对此保持怀疑,毕竟这小女孩可是会制作美国队长一系列周边(其实只有一个小盾牌)的忠实粉丝。

博物馆是个好地方,尽管他不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博物馆介于史蒂夫其实还活着。在美国队长的解冻后这里有一度成为观光圣地,但民众渐渐发现他们在电视机上看见美国队长拯救世界的视频比小鬼当家的播放数还多时,博物馆一瞬间就冷清下来。没有版权、先进科技和保安的博物馆一点都不吸引人,只有二战中保留的黄色相片和写着美国队长事迹的布告板。盾牌、制服之类的物品理所当然地放在史塔克大厦,血清的相关报告没有留在这里也是相当正常。严肃的博物馆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它唯一做的就是把史蒂夫的光荣事迹挂起来高高歌颂,而托尼想要指着布告板说他和史蒂夫创造过更多。

承认吧你妒忌这个博物馆,托尼感觉博物馆里的广播在对他说。那是他没有参与过的,史蒂夫的人生,美国队长的诞生,咆哮突击队和北冰洋。他怎么可以忘记收购这里,把所有影视资料统统锁在那间充满不知道从何买来的收藏品仓库,让佩珀管理,就算他从不会去看,可是在他的名下总显得比较安全。愚蠢的超级反派可能会对史蒂夫的过去进行语言攻击,而聪明的佩珀会骂他全世界都知道美国队长的过去,事实也是他即使把所有资料锁起来也不代表参与了史蒂夫的过去。

“你干嘛一直站在这里。”玛丽用手抓着他的衣角。

“看美国队长的战绩之类的?”

“全世界都知道他做了什么,他是美国儿童的睡前故事。”

好吧就不该跟小粉丝说这个。别忘了她的爷爷还是二战老兵,说不定天天像他老爸一样美国队长西美国队长东,只不过他爸从来没和他说过睡前故事就是了。

“这里很无聊。”在刚刚玩过刺激的特工游戏后,玛丽喘着抱怨。“我们可以继续玩特工游戏吗?”

“可以,当然可以,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入侵这里最机密的地方——档案管理室。”

事实上档案管理室一点也不机密。它金色的牌子在门前大咧咧地挂着,只要认真在不大的博物馆搜索一下就能看到。唯一有麻烦的地方是门前员工以外禁止进入的告示牌和门锁。钢铁侠是神盾局员工,而且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锁,老天这甚至不是个电子锁。

他们两个比起特工更像是因为顽皮而偷跑进来的小孩。毫无章法的翻箱倒柜,又试图不着痕迹地放回原位,一页页放在牛皮袋里的资料已经微微发黄,散发着一股油墨的味道。

“看我找到什么!”

玛丽高高举起手中的录像带,兴奋地上跳下窜,还撞翻了桌子上岌岌可危的地球仪。托尼翻看着古早味浓厚的胶带,在玛丽好奇的目光中放进录像机里。

然后两个人都笑了出来。

托尼甚至比玛丽还夸张地撞翻了桌子,整个桌子。

他的头在火辣辣地发疼,可是都顾不上了。猜他们找到了什么,美国队长卖国债的跳舞影片!里头的史蒂夫穿着早已经被他判定为审美灾难而淘汰的红蓝制服,做出搞笑的动作。旁边跳着大腿舞的啦啦队让史蒂夫的脸色在头盔下又红又紫,看在有摄像机的镜头下,她们只不过没有直接贴上史蒂夫的腹肌。

托尼承认自己并没有妒忌,就好像史蒂夫在看到他以往开派对的荒诞视频也只是一笑了之。他们都改变了,也许仍带有往日的影子,可是复仇者这个职业让他们变得更好。

这是过去,在托尼笑得肚子疼时突然释然了。经历造就了他们的爱,比起过去的美国队长,现在的史蒂夫才是他的爱人。

他拿起手机,开始拍摄史蒂夫的黑历史准备回去嘲笑他。工作人员要感谢还有玛丽在,不然任性的史塔克完全可以拿着胶带就走。总得给孩子做个好榜样嘛。

6:00——回家

“我不想回家。”玩累了的玛丽趴在他的肩膀上小声地说,脏兮兮的鞋子被托尼领在手上,累得已经抬不起头了。

“感恩吧孩子,你还能回家,我还有一场记者会要去。”

“钢铁侠不能翘班吗?”

“不能,这是我的责任,虽然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佩珀会杀死我如果我不出席的话。”

“嗯……”

“超憋屈又凄惨吧。”

“不,”玛丽紧紧地抱着他,金色的头发搔刮着托尼的耳朵,“更帅了。”

“我就不能和美国队长的粉丝讲道理,你和他都一个样。”

他用力托起玛丽,金色的夕阳和女孩垂下来的头发在他眼前映衬着,将纽约的路变成金黄色的大道。

或许他可以考虑篡夺玛丽教父的位子,管老头子和那个他没有打算知道的无名氏教父,没有一个人不想要托尼成为自己孩子的教父。他绝对会是那种电影里会有的酷教父,还会和孩子玩特工游戏做激光玩具枪的那种,再不济,他身边还有一个美国队长加持。

“把口水留到我衣服上就把你直接背到复仇者大厦不让你回家。”

半睡半醒的玛丽听到这话儿后,半挑起眉,然后用力地咬上他的肩膀还故意用口水蹭了蹭。

“喂?!认真的!!快住嘴!!!”

托尼有点吓到地大喊了出来,被需要的甜蜜感还没涌上,就被急匆匆跑出来的老头弄散了。只见老人把自己的孙女从他的肩膀上拉下,充满歉意地鞠躬道歉还顺带轻捏了捏孙女的鼻子好让她清醒一点。玛丽似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就径自跑进店里了。

他随意地摆摆手,试图尽快离开已经开始逐渐被行人瞩目的地方,刚刚他一声大喊让好多人都望向这里。

当托尼转身准备离开时,玛丽追出来拉起他的手,把一个精致的钢铁侠布偶塞进他的手里。

“女生总会把最好的偷藏起来的知道吗!”

脸色涨红的女孩大喊了这句话后又跑回了店里,老人骂了她几句后也走开了。

红色的布偶有着柔和的圆形头盔,他把口袋里的小盾牌掏了出来,摆在上面拍了一张照片给史蒂夫。
















死都要写小玛丽的你奈我何哈哈哈哈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