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史蒂夫不在时托尼的一天(上)

一共有24个小篇章
又可以叫爱人不在的一天如何花式思念~

24小时

7:00——刷牙洗脸

清晨的阳光从玻璃窗穿透进来,繁忙的纽约才刚刚开始活动,对于托尼来说现在这个时刻起身实在是早得过分。

而事实是,他起来了。贾维斯控制着室内的温度和光源,并不刺眼的阳光散落在被子上,被子里头有被捂了八个小时的余温。他踢开有点热的被子,将头继续埋进柔软的织物中,直到头脑被枕头捂到晕眩,才终于放弃继续睡觉。

如果不是老冰棍平时都严格控制他的时间作息,也许今天他就不会那么早起来了。平时每到六点被那个人摇醒,趴在床上睡眼朦胧地赖床直到七点闻着早餐的香味醒来,再被推去刷牙洗脸。挤着牙膏的托尼感受着口腔里薄荷的清香,微辣的泡沫让他不是很想吃早餐了。

眼角在不注意的时候流进一些水,为了醒神而偏冷的水让托尼的眼眶泛红,用力地眨眨眼睛,突然被出现在镜子前的自己吓了一跳。睫毛被水滴压着,视野一片朦胧,微微张开的嘴巴呼出带有牙膏香气的薄雾。

脑袋是赖床太久后有的紧绷,他模仿着那个人搓揉自己后颈的力道,仍然觉得有些不适。走向床边的柜子,将一个带有银戒的项链戴上。冰冷的链子贴在胸前的反应堆,拉出一点刚才洗脸时滴落的水痕。

将手指伸进戒指里轻轻旋转,停留在外围而迟迟不肯进去。最终托尼选择吻上带着寒气的冰冷戒面,留下一点留念和不舍。

像是跟那个人打了招呼后,他开始了新的一天。


8:00——早餐

从冰箱里找出包着保鲜膜的苹果派,托尼随意地拆开一半就坐在沙发上开吃。

“Sir我建议你使用微波炉进行五分钟的加热。”淡然的电子管家不知道怎样才在完美冷酷的英国腔里加重了五分钟这一词的语气,托尼抖了一下,可还是我行我素地吃下冰冷的派。

已经硬化的皮变成碎片跌在白色的地板和整洁的沙发。他用脚掌摩擦着食物的残渣,让它看起来像个任性小孩的产物,很快会有扫地机器人来打扫,没有人会骂他,他早已经到了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的年纪,而他确实有这个能力负责。

那不代表他能做错,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有很多人,佩珀,罗迪,史蒂夫……告诉自己不可以做这不可以做那,有时候阻止得了,有时候不能。史塔克家的传统似乎是倔强地一意孤行,这是走在科技最前端所必须承受的代价。

科技让生活变得更美好。托尼不确定这个话的真实性,科技无可否认地让他活下去,可是没有让他变得更美好,也没有让其他人的生活更好。只要调上两个频道,就可以看到新闻台又在报道某某地区的战争、超级英雄带来的战损和来自贫穷地区人民的哀嚎。

这不全是他的错,史蒂夫曾经如此说过。可是科技是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之一,而站在科技顶端的他总要付些责任。尖端的科技不知从何时起不能带给他任何兴奋,只有未知的恐惧,讽刺的是,高速运转的大脑总会让他把一个个足以毁灭世界的武器做出来。

冻僵的馅料根本咬不下去,他掰断旁边的饼皮,小口地咬下碎片。一点都不想吃任何东西,温热的燕麦粥说不定还会让他更反胃。会让他勉强吃下去的原因大概是这是史蒂夫交代他要吃下的早餐,至少在一些简单的事顺着他,不要让美国队长再操心下去。他在战场上捅出的篓子就够史蒂夫心烦了,而他总是在战斗时候不退让,这是他不能改变的坚持。

脸盆大的派被拆得七零八落,煮熟的苹果馅在地板散发出有限的香味。扫地机器人被卡住而强行运作的嗡嗡声听起来像蜜蜂,一个小机器人竟然可以发出如同大自然的声响让他略感惊讶。直到它克服了冻块继续运作时,一股失落感涌上心头,他踢了踢无辜的小清道夫,带着半饱的胃前往工作室。

9:00——美国队长的盾牌

他从长长的待办事项里选了一个最喜欢的工作——美国队长的盾牌。

克林顿大概会因为箭头迟迟不更新气炸了吧,娜塔莎则是那种你给她什么武器都可以变成有核武般的攻击力。相比之下,美国队长的盾牌是最有改造空间的,他也乐衷于为爱人的安全进行全面的监督和制造。

制服、头盔到武器,托尼很愿意在所有的小细节付出耐心和时间。美国队长值得更好的,他是所有希望的代表。只有制作属于队长的武器是他才会毫无顾忌,仿佛要把所有能装的武器都装上去。没有人能从美国队长身边偷走任何东西,甚至是托尼尝试在黑乎乎的床上偷偷准备要改良盾牌时都被熟睡的史蒂夫拉着,他肯定那时候史蒂夫根本没睁开眼睛。

现在是特别时刻,好好队长去参加了一个卧底任务,会显露身份的装备都放在大厦,把盾牌放在工作室算是允许托尼改造一下,但不可以太多,史蒂夫走之前还叮嘱到。

喷个漆、修改一下磁力回收装置还真是花不上多少时间。笨笨几次还不小心打翻了油漆只是因为他故意伸出的脚。虽然温暖的阳光照不进封闭的工作室,可是托尼还是有一丝懒洋洋提不起劲的感觉。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高速运转的脑袋在睡眠充足食物充足的条件下依然懒洋洋地一动也不动,像是因为刚才的食物太难吃了而提出抗议。

他躺在平时史蒂夫坐的沙发上,恶狠狠地戳了戳有点硬的坐垫。随后又用力地朝靠垫倒下并不出意外地敲到了头。咚的一声让他反射性地抬高脖子捂住后脑,发晕的鼻子里有史蒂夫的味道。

托尼翘起脚,蜷缩在小小的布袋沙发,盯着天花板思考怎样才可以合理改造盾牌而不会被队长骂,他可以做这个一整天*,如果没有小鸟来打扰的话。

*美国队长在电影里的经典台词


10:00——和小鸟吵架



说实话,能和小鸟吵架吵一小时简直屈辱。凭他排得上世界前十的智商,要不是因为他太无聊了才不会和克林顿扯皮那么久。

克林顿一开始控诉的内容是他的制服不够帅不够有型,比起队长的简直是云泥之别。当他知道队长的制服从设计到制作都是由托尼一手包办了的后,开始锲而不舍地要求托尼为他设计。毕竟托尼•史塔克可是站在时尚最尖端的人,或许说他就是时尚。

“我给你一个礼拜份的小甜饼。”

“不要忘记这座大厦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小鸟。”

“对对对,连美国队长都是你床上的宝贝那你可以帮栖息在你家楼顶的小鸟制作一间可看的制服吗?你知道神盾的眼光。”

托尼显然对特工这番甜言蜜语有点动摇,可是想到要想象着这位老年特工的三围画设计图就有点犯难。虽然当初帮史蒂夫设计队服时他们还未在一起,可想象着全民偶像如阿波罗的大胸肌还是很赏心悦目的。如果当初那报告没有写得那么详细说不定他还能替史蒂夫贴身测量……

“铁罐!铁罐!你有在听我说吗?”克林顿肥胖的身躯挤到托尼的眼前打断了他的幻想,不小心看到克林顿那可怕的脸后,托尼还是决定……

“完全没有所以请你走通风口离开。”

自动关闭耳朵的钢铁侠,脑中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劝史蒂夫回来后做套最新的制服,贴身到要仔细量的那种。

11:00——被拉去训练场

在经过克林顿疯狂的话燥后,托尼已经没有机会好好坐下来设计队长的新制服。他本来想继续在沙发上颓废下去,可克林顿还是坚持拉着托尼去训练,美其名代替美国队长帮钢铁侠锻炼身体。

“你想要做什么训练?”穿着紧身制服的鹰眼严肃地问着身穿宽松套头衫的科学家。托尼耸耸肩,随意地指了指旁边的沙袋。克林顿马上露出一脸“噢我都知道”的笑容,不寒而栗到托尼必须大声解释,他选沙袋只是因为自己有玩过拳击。

厚实的拳击手套裹住他的双手,闷热的皮革限制出手指的移动,他挥出了几个空拳,让手臂得以拉伸舒展。用力握紧双拳时所突出的青筋带着隐隐约约的紫色,犹如之前钯中毒会发生的现象。

那时候的他所挥出的每一拳都是无谓的挣扎,软绵绵地打在名为命运的沙袋上,再被弹回来,再更用力地挥拳,被更大力地推回来。该死的牛顿定律不是吗?

不知道是有心或无疑,他感觉自己面前的沙袋有隐隐约约的凹陷,像是被击打太久有的损坏。现在的他挥打的对象,是不是曾经也被史蒂夫打过。双手在额前固定,有节奏地挥出去。鼓胀的手臂绷成一条曲线,却异常有着扳手特有的力量感。

将电线衔接的精细,敲打铁器的技巧都融合在拳头的力量上。这个沙袋也许是史蒂夫曾经未攻克的难题,可是如今变成他锲而不舍的追求。

带有咸味的汗水流入嘴唇,在一次用力的吸气中被滚入舌尖,跟唾液融合在一起。吞下一口带着咸味的口水,托尼用手扶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湿漉漉的刘海,顺便梳理几下又继续挥拳,完全不顾克林顿的劝告。

酸痛感随着紧绷的肌肉和韧带蔓延到大脑。他的后脑停止了工作,像是卡壳的齿轮,固定在一个动作循环。直到紧绷的弦爆裂开了,沙袋才露出了里头的细沙。

沙烁纠缠着脚板。托尼赌气似地踢了一脚,飞扬的沙在白色灯光的照耀下毫无生气。没有理会克林顿调侃的口哨声,他脱下手套走进淋浴间。

12:00——咖啡厅

无所事事的托尼漫步到大厦楼下的咖啡厅。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一名金发的侍应生在提上菜单后有点变化的表情让他想起自己忘了带些遮蔽物了。老天他甚至连墨镜也没带,也没有理由狡辩说他只是长得看起来比较像史塔克。

“你需要进去里面坐吗?”

“嗯……其实也不用,我坐一会儿就走。”

托尼将视角对向菜单,尽可能不去看那金发女郎的脸,他可不想造成什么误会,希望那姑娘是安分点的人。

“算是个好选择,介于还有一个小时就是午休的高潮时间还有你确实应该多多晒晒太阳,特别是中午十二点的。”

“给我在里面安排一个隐蔽点的座位吧……”

服务生带他来到了一个小角落,在他说出随便这种点单后给他上了一杯加了两颗糖的黑咖啡,巧合到让他心生疑虑。

“如果要我为什么会上这杯咖啡的话,我想告诉你当一个金发大个子天天拿着一支比他小指头还细的铅笔,坐在你刚才的位置,洋溢着蠢兮兮的表情在画素描,并且时不时和空闲的侍应生东拉西扯一些他爱人的事情,你就明白我的感受了。”

“也许他说的不是我。”

“有点钱,小个子,褐发大眼睛,天才机械师,前任花花公子还有自毁倾向时不时就会无理由地自卑,我想不出第二个人谢谢。”

托尼有点尴尬地啜了口咖啡,金发又强势的侍应生让他想起了佩珀,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佩珀通知他参加会议的轰炸短信,现在正在强烈攻击他脆弱的手机音响。

“那个金发大个子?”

“不,小个子的,还是来催我去开会的那种。”

“你看起来毫不在意。”

“不关心会议和迟到是托尼•史塔克的风格。”

“你不是非得迟到,再说了你现在不是很闲吗?”

“我真应该考虑聘请你去做复联的顾问。”

“相信我,我不想更深入你和那个人的私生活,尤其是床上的那种。”

“史蒂夫才不会乱说吧!”

侍应生顽皮地吐了吐舌头,捧着托盘蹦蹦跳跳地走了。托尼打赌她一定从史蒂夫口中学会如何教训他的精髓。

其实偶尔早去一次吓吓小辣椒也不错,可是能不能在会议保持专注可就有待商权。托尼喝着咖啡,望着窗外高耸的史塔克大厦。第一次觉得这座大楼高得有点不近人情。阳光将A字照得有些模糊,必须微微眯起眼睛才能直视。谁知道那个老年人有没有反光,虽然以四倍能力来说可能性很小就是了。

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下跳动,手冲咖啡的味道令人满足。繁忙的街道在玻璃窗后流动,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不属于纽约。

1:00——会议

佩珀在他准时出现在会议室时表现出莫大的关心。

“如果队长逼得你太紧也要体谅一下。”佩珀一脸欣慰地拍拍托尼的肩膀。

“队长不在噢,今天我可是为了我的要佩珀准时出现~”

“准时来是你的责任。”佩珀马上瞪了瞪托尼的嬉皮笑脸,如往常一样严肃又无奈地要求他,只要乖乖坐在椅子上,不挪动他的屁股不张开嘴巴,这一个小时他就可以安全渡过,不然就是被高跟鞋敲爆头的下场。

“你不能要求一个天才的大脑停工一个小时,这是对世界的巨大损失!”

“你可以在底下偷偷看手机,这是最大的限度。”

托尼不满地咕哝着自己的公司还要被限制之类的话,一边让佩珀把他领去一个竟然没有玻璃桌子的会议室。白色简洁的长方形桌子叠放着一份文件,他知道他不需要打开,反正里头也没什么东西,托尼•史塔克从来不看文件报告,更何况是纸类的物品。

封面上做作的黑色印刷字让他想起美国队长睡前会读的小说。那个人最近在读什么呢?好像有点忘了,他太久没有见到史蒂夫了,都快忘记史蒂夫看书时眼珠的转动。

从左到右,每隔四到五秒就眨眼的蓝色眼珠,在被调成橘色的灯光照耀下有点绿。金色的睫毛是温柔的光线,从上帝手中倒下的蜜糖。托尼开始怀念他们肌肤相贴,脸与脸隔着血污摩擦。

所以这次他没有选择通过手机监督贾维斯运算,而是把手指在屏幕上敲敲打打,试图发一则短信给队长。

“我今天有好好开会。”

看起来有点生涩,删掉。

“在咖啡厅遇到你平时很喜欢的金发侍应生。”

第一条短讯就提第三者不好吧,删掉。

“你还好吗?”

太规矩,不行。

“什么时候回来……”

这样会不会显得太黏人了,像个初恋的小女生一样眼巴巴等着爱人回来,肥皂剧套路可不适合总裁风范的他。

“任务顺利吗?”

开头就问句是不是有点不好……

“史塔克先生,报告有什么问题吗?”

一旁在报告的员工看到紧皱双眉的托尼,有点惶惶不安地问到。

“没什么问题,继续。”

将电话翻了个圈,他想着如果在把玩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按下发送键的机率有多大,直到他非常确定完美的starkphone不会有这样的缺点后,才又认认真真看向空白的信息编辑栏。

“你好吗?”

他这样写到,然后在佩珀开始准备杀人的目光前发送短讯。直到会议结束,他都没有再看电话。

tbc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