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在水

如果谁有意成为一个帮我把关,负责催稿骂我的小天使请私我吧!我来者不拒的!只要你说出我文那里不好那里可以改,我真的跪下来感激遇到你。PS:唯一的福利大概就是开车或脑洞时,第一个会给你看~

【沉月之钥】【伊耶/安提勒斯无差】剑,或竖琴?

沉月

“这把剑真是越用越顺手了。”伊耶挥舞着安提勒斯,兴冲冲地准备去找恩格莱尔决斗,然后意识到如今那个皇帝已经已经不在西方城了。

“你这样神器会很伤心吧,他本体可是竖琴呢。”

那尔西的话让伊耶楞了楞,这个问题也困扰他很久了,每次他问安提勒斯比较想变成那种武器形态时,不善言语的武器都是唯唯诺诺地说都可以。

他是个直来直往的人,这种尴尬的关系让他也很是恼火,他并不好奇安提勒斯的身世,只是银发人背负的东西已经在无形中成为他压力的一部分。这会影响他的发挥的!他愤愤不平地想。

安提勒斯注意到了主人暴躁的脾气,挥剑的力度越来越大,弧度甚至超过需要的程度,看起来更像发泄某种情绪。这不关他的事,主人使用武器天经地义,而身为神器的他更是丝毫不会疲惫,让他纠结的是,每当冰剑染上红色时,伊耶拿着布犹豫不决的动作。

他的主人应当是爱惜他的。介于他的前随从现上司---那尔西对那把剑的态度,他猜测主人对武器很好。

“你就不能好好爱惜武器吗!”

“常常因为用力过猛损坏剑的可不是我。”

“那都是之前了!之前!我现在也是很爱护我的剑啊!把他当成我的手一样爱护!”

“确实,要好好保养你的手用来弹琴啊~”

“那尔西你这家伙!”

每一次护理和拭擦都是一场灾难,伊耶会无止境地问他是否要变成剑身让他清理,或是保持原样。他不知道,所以如实说了,即使主人露出了苦恼的神色他也没有办法。

他从来不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最初的追求已不在了,现在的苟延残喘是空白一片的人生。

跟普哈赫赫或是大姐之类的神器不一样,他从来没有遇过一个真正的主人。剑或是竖琴,没有人配得上他,有时候他又配不上别人。伊耶是属于后者吧,虽然实力在代王面前不值得一提,可也算是整个幻世的佼佼者,对于强的追求也执着得可怕。不同于那个人的癫狂,伊耶是脚踏实地,即使在有限的寿命中也努力留下一个个深厚的脚印,开创一条他的路。如果在死前回首过去,想必他会相当满足吧。




“主人,你能用竖琴形态搜索魂器。”

他从未奢望他的主人会弹竖琴,即使内心有一部分希望主人会善用这个形态的自己,可是他并不喜欢自己的竖琴形态。找到一个同时擅长弹琴和舞剑的主人该是有多小的概率,他现在好像用尽了之前的该有的好运来遇见他,所有的不幸都是铺垫。

那个人能带着自己找到安提兹吗?自己是不是想继续让安提兹和自己同一个主人的愿望持续下去。

他没有时间细想,琴弦的波动占据了他的所有。穿越时间和历史的音符变成一条条虚幻的线,覆盖在一片残破的斗兽场,所有的悲剧被一首镇魂曲抚慰。充满硬茧的双手意外地适合弹琴,柔情且悲怜的曲调也震撼了他的心灵。曾经以外死去的核心在颤抖,从属于剑的杀气转换成磅礴的悲壮。

自己是否满意?不停地提问,连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心中的空旷一瞬间被填满,失去半身的绝望变成另一种形式,成为主人手下的利器。不论任何武器,生来就是握在人类手中,成为人类的力量。

力量,他引以自豪的力量,通过震动的琴弦表现出来。外人无法察觉,只有使用者和被使用者才能体会。

“你竖琴的样子也挺不错的,我是说我挺喜欢……可还是比较想要一把正规的武器啊。”

主人的心声仿佛穿到他的耳边,他从蓝色的天空中看到主人在背后的倒影。剑是他往日的辉煌,每当被舞动时,都是一次次辉煌的重现,如今以竖琴的形态再次带来了帮助和贡献让他犹豫起自己的身份。

有时候这种事无关紧要,伊耶每一次挥剑的兴奋都会让自己活起来。他不自觉地想,如果器化后,他将会以怎样的形态与主人达到最高的境界。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一个人类对一件东西敞开心扉,毫无隐瞒,他知道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正如同他不愿让伊耶知晓自己的过去。并不是因为自身能力不足或被上一任主人丑陋的背叛,只是不想伊耶改变看他的眼神。

没有怜惜,没有欲望,有的是对于强的追求和挥剑时的自如。他永远不知道人类的想法,可是并没有阻碍他想成为那个男人手中的利器的心。

每一次的冒险都让长久在沉睡的他惊醒,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主人的问题要记得回答,一感觉不对劲要变成剑,要尽快帮主人找到魂器。啊,他的半身是否有遇到一个这样好的主人。

“你会是一个好武器的。”伊耶拭擦着他,而他自己才意识到自己是在保持着竖琴的形态。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当他放下所有的执着,学会好好表达自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他

竖琴或剑,都让我成为这个你的力量吧。





评论(5)

热度(4)